Jj斗地主怎么加好友:

喻夫子虽然出过几次差,但那都是和同事一道,还是坐卧铺,这次突然要一个人坐硬座出远门,心中不免有点儿激动。他对地图、地理倒很熟悉,常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年轻人一般的种种幻想。 由于家乡太贫苦,总感到外面人的生活、自然风光和人情风俗,一定很美好,很浪漫,外面的人一定比自己这苦难深重的家乡的人过得舒坦得多,多年来梦想着外出旅游见见世面,但一个“穷”字把什么梦都打碎了。这一回,为了谋生,倒是不得已要自费“旅游”了! 喻夫子事前打听过一些外面的事,杨宪平也在信中给他说过路线和注意事项,他也看到过外面的治安状况十分差,收拾行李时,衣服兜里只放有买第一次车票和路上吃饭的钱,转车的钱和到海州的费用,连同身份证,就藏在内裤兜里。因没钱到了目的地再买被盖,还不得不带上床单被盖。 收拾停当后,背上一包简单的换洗衣服和一个虽扎得很紧但仍显臃肿的被盖包,面带诀别神情,告别了妻儿和重病垂危的父亲,大包小包地出了门,先乘汽车到县城,再乘汽车到省城换乘火车 喻夫子到了火车站,以为掏钱就能买到车票,谁知站了半天队,窗口却告知说,早就没有座票了,要买就只有站票。那年月火车走得慢,他听说要坐两天两夜火车,买不到座位票,心里就急了:既然窗口净卖站票,肯定是又挤又没坐处,两天两夜啊,咋受得住呀! 喻夫子出现在售票厅里,还真有几分与众不同:头发梳得很光,穿得还算整齐,但衣料质地很差;面容清癯,脸色虽不像教书那阵黄里透白,但带有点儿落魄神色,气质却像个什么干部,还像是没出过门的人;不像是下苦力的丘二,却背着丘二才背的行李包,因而引起了拉皮条的人的注意。 喻夫子正在乞求窗口发慈悲卖张座票,旁边走来一个穿戴整齐的中年妇女,神秘地说:“要座票吗?跟Jj斗地主怎么加好友来。”说着帮喻夫子提上一个包,拉上喻夫子就走。 喻夫子初次单独出门,自然十分小心,忙跟上去问道:“喂,大姐,到哪儿去买座票?” 那女人说:“你来嘛,Jj斗地主怎么加好友给你说呀,座票一直都紧得很,今天肯定是没票了,你到Jj斗地主怎么加好友们旅店住一晚上,Jj斗地主怎么加好友在车站有关系,明天保证给你搞到座票嘛!” 正说着,又过来一个看着有些不伦不类的年轻女子,向中年妇女挤挤眼,伸手就帮喻夫子提另一个包,带几分嗲气地说:“大哥走嘛,住Jj斗地主怎么加好友们店,不但便宜,还安逸得很呐!” 说着拉着,就要走出售票大厅了。喻夫子心生警惕,赶紧上前两步,硬夺过自己的包挎在肩上,说:“多谢好意,但我是约了时间的,今天买站票也得走,等不到明天了!”说着背上包袱又去重新排队。 毕竟还没有走出大厅,那两个“拉皮条”的女人也不敢怎样,就又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喻夫子虽没什么经历,却听别人说过这类事。他知道,只要进了他们的店,他们就以色情为诱饵,非把人的财物榨光不可,与是下决心:就买站票吧,那么多人能站,我不能站么! 又排了一会儿队,喻夫子离窗口还有十几个人远近时,有个年轻男子来到他面前,手拿一张到上海的座号票,说:“我这张票本来是要退的,看你买不到票,就给你吧?” 喻夫子接过票看了看,果然有座号,不禁喜出望外:“唉呀,多谢多谢!”说着就要掏钱。 那人一把夺回票,说:“你要就多给五十元钱,否则我就到窗口去退票,你买不买得到,就难说了!” 多给五十?那时的五十可不少呢!这对喻夫子来说,可是个沉重的负担!但一想到要站两天两夜,别说买不到卧铺票,就算买得到,也买不起啊,这总比买卧铺票划算吧!心一横,问:“少点儿行不行? “少一分都不卖!”那人态度十分强硬。 “那好,卖给我。”喻夫子忍痛买下了这张票,心想,路上省吃省用,冲销一些吧。 可是,喻夫子见那人把票卖给他后,就又到另一队列去卖下一张票了。啊,这是票贩子! 喻夫子这就搞不懂了,为什么窗口买不到的票,票贩子总有高价票倒卖呢?难不成窗口里都把座票卧铺票交给关系户和票贩子了,窗口只卖站票? 又在候车厅等了一个多小时,喻夫子终于磕磕绊绊地挤上了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幸好没有捱在后面上车,不然两个包就放不上行李架了。看来,上车还不能不尽量挤前面呢! 刚打点停当坐下来,望一眼两头车厢,见过道已挤满了人,但人流还在往车里涌,暗自庆幸多花了五十元钱,要不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呀!这火车他妈的也真缺德,明明没有座位,却无限制地卖站票,简直把人当成了牲畜! 乘客像打楔子一样,楔满了车厢里的所有空间,连座位底下都平躺着塞满了人!喻夫子要到只隔了三排座位的茶炉间去倒水泡茶,硬是挤不过去,就只好等人上定,车开动后,再想办法了。 他看了看车里人,见几乎是清一色的扛包提箱、穿着土气的泥脚杆儿。他是个善于想象的人,看着这一车外出打工求生的穷农民,心想这些人一定都像我一样苦难深重,应该属于无产阶级了,而乘飞机坐软卧的人,肯定就是资本家,靠榨取这些挤车族的剩余价值发财的人了…… 火车终于开动了,不多久就出了城,行驶在了田野之中。喻夫子比较喜欢自然风光,就一路观看着窗外的景色。有这么个临窗的座位,让他一直心痛不已的“五十元”,这时慢慢释然了。 多乘坐了一会儿,喻夫子和临座的人拉上了话,知道那几个人是一个村子出来打工的人,还有两人是兄弟俩,他们在售票大厅排了两天队都没买到座票,也是每张出了五十元高价搞的座票。 喻夫子对黑市车票已没语言了,拉了一会儿话,就幻想着海州的那家家具厂,是不是像自己顶班前做木工活儿一样,要拉大锯,推刨子,打眼子,自己丢了木工活儿多年了,不知还吃得消否?唉,为了能挣到一千多两千元一个月,开初一段时间肯定不好熬,就吃吃苦吧…… 火车已经驶进大山区了,列车食堂卖盒饭的服务员艰难地往前硬挤着推动餐车叫卖:“吃晚饭喽,十元一份——” 什么?盒饭要十元一份?喻夫子心想,这么贵,坐车这两天要吃掉多少钱?他听到临座几个人在商量:“别买头一轮饭!过一会儿卖不出去了,就会卖五元一盒,要不就等一会儿,停站时买窗外的盒饭,才三元一盒呢!” 这几人肯定出门有经验了,看看他们怎么办吧。 喻夫子虽早饿了,也就不急于吃饭了,他抓住机会跟在餐车后面,端上杯子去茶炉倒开水。谁知上车后倒了第一杯水后,茶炉就再也没有开水了!但卖高价饮料的服务车却时不时要挤过一趟,这是不是有意不烧开水,好让人买他们的高价饮料呢?喻夫子只好回到座位去干熬着。 又过了一会儿,火车在一个山区站停了下来,窗外立刻就围上来不少卖水卖饭的商贩。喻夫子就着临窗之便,买了份三元的盒饭,买了杯五毛的开水,总算解决了晚饭和这一会儿的饮水。这一下,在火车上怎样搞吃搞喝,总算有了经验。 一车人坐着站着熬着,不觉到了深夜,车厢里渐渐没有了说话声,再过一会儿,就只听一片打鼾声了。 喻夫子本就常常睡眠不好,这次初坐硬座火车出远门,虽感难捱坐车之苦,却没有睡意,就半闭着眼睛养神。 手机美女聊天机器人手机唯品会不能货到付款吗朝鲜新闻播中国军事邢邵林新闻与报纸摘要收听指南深圳手机配件批发商行中国移动手机g3哪些手机是cdmasony手机索尼联通手机套三星n7100一件代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