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

洗澡出来下雨了,世界杯一看下雨了便奇怪问紫儿,好好的天为什么说变就变了,紫儿说这事情他也不清楚,来到灵山脚下,许多的事情他也不清楚,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世界杯还是第一次听紫儿说这种话不禁有些奇怪,也就不再追问什么,正如紫儿说的那样,既来之则安之的好些。 想起当初来的时候,说是为了蛇宝的机缘,还说一路西行世界杯原本以为到了净土就能生下蛇宝再被关押,现在看似乎有了转机。 开始世界杯觉得女娲娘娘是为了帮世界杯们才来的,可现在看,到不是了。 不过既然紫儿没事,蛇宝也没事,那就好,没有事最好。 其实一开始也没说要来灵山脚下,此时要回去了,倒也是好事。 夏末算是个好时节,过些天又到了鬼门大开的时候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很忙碌,按照雯雯说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从来都未曾改变过。 往回走紫儿和我说起一件事情,说要去鬼界,我便说那就回去的好,其实难得出来没有什么事情,回去就回去,只当是度假了。 紫儿与我很快到了鬼界。 回到鬼界我还有些不适应,但是经过几天的逗留,我也渐渐的适应了,只是适应下来我才发现,有些东西,一旦适应了就会不想离开,每天看着那些人来找紫儿禀告事情,而我每次看着紫儿站在高高的鬼王殿上,我便会有一种崇拜感,这种崇拜感让人着迷。 紫儿和我在鬼节有半月才想到要回去,而紫儿说起要回去的事情,却被鬼界当成了个很悲伤的事情,弄的临别依依我还有些不舍得了,但是我又不能说我想留下来,结果到最后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紫儿和那些人离别,而紫儿漠然的姿态到是没让鬼族的人觉得他冷漠,反而觉得他身为一个鬼王,愿意做和平的使者这件事情,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离开了鬼界我和紫儿经过了半月的时间,总算是到了家,这次到家赶上七月十五的鬼节,倒是要忙碌了。 总算是到了二叔家的门口了,再有半个月就是鬼节了,我听紫儿和我说,每年的鬼节都很麻烦,要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便说我们回来的不巧,若是没有我们,其实也是一样的,但紫儿不言不语,我说话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而我知道,紫儿在找上古石。 我问过紫儿,上古石是什么样子的,紫儿和我说上古石他也没见过,还说上古的石头那么多,他怎么会知道长什么样子。 我又问紫儿上古石是什么,紫儿和我说是块石头,能打造盘龙柱的石头。 问多了我也不懂,后来我就不问了。 二叔家好像没人似的,紫儿敲了敲门,门里面也没人出来,我这才叫了两声,但是里面依旧没人出来。 紫儿这才推开门进去,结果刚推开,二叔就从里面出来了,一边走一边问:“是老虎?” 结果看见了我和紫儿,立刻愣住了,跟着二娘也从里面出来,看见我们整个愣住了。 我这才进门,二娘忙着走了过来,二叔也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停下便看着我问:“我外孙女呢?” 我本能是愣了一下,跟着低头看了一眼我这始终也不长大的肚子,按照普通人的话,这孩子已经满地跑了,而且会叫爸爸妈妈了,当然蛇宝现在也会叫爸爸妈妈,但问题是现在叫和生出来叫不一样。 “还没长大,等长大了就生了。”我说完二叔的脸色一沉,冷哼一声:“哼。” 完事转身二叔便回了屋子里面,二娘拉着我叫我进去,一边走一边问我这段时间来的事情,我倒是也说了许多话。 进了门紫儿去坐下,二叔便和紫儿说话,言语毫不客气,好像不高兴紫儿了,但我倒是不在意这些,二叔在气头上,他看见我和紫儿一面高兴,一面生气,高兴我们平安归来,生气我们没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生孩子的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蛇宝的灵气吸收了不少,但是现在却始终都没有动静,我能怎样。 我都怀疑蛇宝要在我肚子里面长到十八岁了。 所以二叔说什么我都能忍受,也不是很在乎。 倒是二娘听到二叔说,不高兴的阻止二叔,二叔有所收敛,但是绝对不会不说了。 但二叔说完了也就算了。 二娘做了很多的好吃的东西,我和紫儿没有留下,带着好吃的回了棺材铺那边,按照二娘的说法,古董店很安全,不用留什么人看着,现在是黑天的时候,黑天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些乱,一些鬼魂会在这个时候出没,所以老虎和静儿都跟着去抓鬼了。 我和紫儿也没多逗留,见了二叔和二娘我们还要去看几个孩子,都快一年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几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二叔也不挽留,摆了摆手叫我和紫儿离开,但是他那落寞的样子,倒是说明了一切,他是舍不得我走的。 人家都说养了女儿不划算,长大了要跟人跑,我小时候很多村子都这么说,结果还真是这样的。 就像是我,有了丈夫就不要爸爸了。 紫儿带着我回到棺材铺那边,棺材铺的门是开着的,松儿一个人正坐在门口坐着,我抬头看看,天气倒是凉爽宜人。 我私下看看,周围也没人,就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松儿看到我忙着起身站了起来,穿着背心裤衩,个子长高了一点,一把抱住我的腿,喊我。 我忙着弯腰把松儿抱起来,紫儿则是在一边看着松儿问煜儿和莲儿的事情,松儿便告诉我们,说是都出去抓鬼了。 当然松儿说的很婉转,说去巡逻了。 “那你留下看家的?”我问松儿,松儿对我笑嘻嘻的,趴在我身上搂着我。 “我留下看家。” 松儿还是老样子,我这才说:“我们先进去,外婆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松儿从我身上下去,拿了好吃的拉着我进去,进了门才知道家里没人,除了那些棺材,就是松儿一个人了,我这才奇怪问松儿,怎么都走了,松儿才说最近很忙碌,外面也很乱,所以都出去了。 味道舌足手机root权限软件父亲节母亲节礼物贺卡手机店装修论坛许许华升搞笑视频大全直接插手机的优盘手机信号进万家火车视频大全视频播放央视介绍的榨油机手机少年动画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