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友斗地主:

他们正坐在正中间的厢房里,这件厢房已经被打扫得很干净,大通铺也撤了下来,装上了舒适的床榻和柔软的被褥,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许思思站在院子里的大榕树下,仰头看着稀疏的树枝,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出想起自己刚才还插了许思思老爹一刀,心中顿时一虚,赶紧将头扭了回来。 这一扭过来,立刻撞见了夜泉不知何时凝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倒不觉得什么,撇撇嘴,继续方才的话题,“群友斗地主知道你留在京城里要干什么,这既是你的愿望,群友斗地主也不会拖你后腿,只是——夜泉,你从来没有想过放下么?” 虽然那十二年里失去自由,可夜泉照样享受着仆从成群的日子,纵然六年前的屠杀让他心灰意冷,但这个王朝的其他人,又何其无辜? 她也想杀夜嘉,却不想如夜泉这样大动干戈。 “你不也一样放不下对老鬼他们的恨。”夜泉没好声地将她的废话顶了回去。 云出想想也是,遂又沉默了。 “夜嘉和老鬼他们就交给群友斗地主处理吧,你安心去江南容家,等群友斗地主把京城的事情处理好,就去找你们——到时候,群友斗地主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夜泉别有深意地对她说道。 时机应该差不多了吧。 她这样一直懵懵懂懂的,谁对她‘稍微好一些’,就对人家掏心掏肺,到处跟人跑,再放她到处乱逛,夜泉自认自己还不够强悍,受不住这种担惊受怕。 “……夜泉,你说有没有可能,在不伤害一个人的前提下,取出对方的心头血?”正在他为云出今日的不反驳不别扭欣喜的时候,那个一直有点神游恍惚的人,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莫名的一句话。 “有啊。”夜泉当即就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真的?”云出立刻一扫刚才怏怏的模样,眉飞色舞,极生动地往上窜了窜,巴巴地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我不就经常被你气得吐血吗,你以为那血是从哪里来的?”夜泉瞪了她一眼,又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古怪,不免多看了她一眼,问,“怎么无端端地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云出讪讪地摆手,可是脸上的表情,分明就像被一盆雪水当头淋下。 “好了,准备准备,我让许庄主派人送你回江南。”夜泉说着,已经站起身,便要推开窗户吩咐别人了。 “先别着急,我还打算明天去拜祭孩子们呢。”云出赶紧阻止道。 她不能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匆匆离开。 都是孤苦伶仃的人,她走了,便是烧纸钱的人也没有了,他们在底下,岂不是又要挨饿受冻了? 所以,她明天要抱一大堆纸钱去烧烧才好。 无关信与不信。 安慰罢了。 安慰自己,也安慰他们。 “那里应该被南宫羽他们监视了。”夜泉头也不回地答道,“你不能去。” 虽然不情愿,但云出也不得不承认,夜泉所说的话不无道理。 “……我,我乔装了再去!”某人兀自不死心。 夜泉瞟了她一眼,只吐出两个字来,“不许。” 她就算总不拿自己的安危当一回事,也拜托拜托,拿别人的心脏当一回事吧。 “你既然回来了,要么就去江南容家,要么就呆在我身边,哪里都不去。”夜泉没什么商量余地打碎她渺茫的幻想。 云出有点无语了。 夜泉这是什么语气啊,可别忘记了,这里谁才是长辈。 正打算奋起反抗,刚一抬头,又被夜泉绝对危险冰冷的一记目光被打得缩了回去。 “嘿嘿,你果然是长成大人了。”她讪讪地笑了笑,违心地恭维了一句,然后跳过话题问,“那你这几日有什么打算?” 她固然是要去江南见一见小萝卜他们的,却也不想这么急着走。 如今京城的形势如此微妙奇怪,她怎么能将夜泉一个人丢在这里? 更何况—— 不知道唐三现在在哪里? 会不会已经离开京城了? 还有,南司月,形势再这样发展下去,南司月与夜泉,不会真的对抗上吧? 阿堵又说,她不能杀夜嘉…… 一念至此,云出心口一跳,正要嘱咐夜泉先不要轻举妄动,却听到夜泉随意地说道,“这两天,会去找一个人。那个人,你也认识。” “嗯?” “我们的三哥,唐三。”夜泉念出这个名字时,眼睛极深邃地盯着云出的脸,不肯放过她的一点面容变化。 她心中,还有那个人吗? 云出果然不出所料地怔住,这让夜泉烦闷万分。 “你为什么要找他?”她愣了半天神,然后,疑惑地问。 夜泉找唐三?能有什么事? “上次拿到的神器,并不是全部。”夜泉并没有瞒她的意思,很坦然地回答道,“我需要更有威力的、唐宫真正的神器,就知道找到他。” “哦。”某人没什么情绪地应了声。 “云出。”夜泉见她又变得怏怏了,忍不住走过来,轻轻地唤了她一声。 “恩?” “过年的时候,我从江南赶回来,虽然相隔甚远,但没有理由感应不到你在哪里,那几天里,你在哪里?”他很随意地,信口问道。 “厄……”云出挠挠头,想了一会,终究选择说了实话,“在圣山。” “嗯。”夜泉竟出奇地,什么都没有再追问,“一夜未眠,你先休息吧,等睡醒了,再说以后的事情。” 说完,他竟真的这样走出门去,待出了门槛,还细心地为她掩好房门。 等夜泉走远后,云出也磨蹭到了床边,再从窗户那边望过去,许思思已经不见了,院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凭空,多了一份凄凉。 然后,她真的上床睡觉了…… 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啊,再烦再乱,也是要睡觉的! 睡着了,做梦了,还是那片绚烂若梦的苜蓿园,面目不清的男子从花海中迤逦走来,到了她面前,突然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地碰了碰,冰冷而柔润。 她倏地醒来,手捂着嘴唇,眨眨眼,在床榻上翻来覆去,这一下子,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许思思进来叫她吃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手机路由器设置新闻发布会分析下载手机蓝牙软件oppo手机电信版本兰州新闻综合广播神魔手机版官网手机包斜挎迷你链条张贤胜同款外套没有明天手机网络赚钱的门路腾讯新闻懂小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