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商城:

乔沐揪着领口,到底还是没绷住,嘴一咧,直接哭了出来。 席慕乔拉着脸,逼近一步,冷冰冰的开口,“现在一共有四条路,你想选择那一条?” 乔沐被吓的缩了缩脖子,“牛牛商城……牛牛商城都不想选,呜呜。” 闻言,席慕乔黑眸一敛,薄唇间弧度浅浅,笑的极其冷,“不行,必须选一个,既然你不选,那牛牛商城帮你选一个吧。” “大叔,牛牛商城知道错了,牛牛商城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绞着被子,掀开钻了进去,只露出黑黑的小脑袋,望着席慕乔,还在抽搭,“大叔,我明早还要去彩排,赶紧睡好不好。” 席慕乔不说话,在她的的注视下,不疾不徐的脱着衣服,动作怎么慢怎么来。 越是这样,乔沐就越是受折磨,大眼睛里蓄了泪水,灯光打在上面,折射出点点光亮,如星空一般美丽。 眼见着席慕乔就剩一条四角裤了,乔沐把脸埋进被子里,整个人都在一抽一抽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若不是她一时间鬼迷心窍,去撩席慕乔还骗他,说不定现在第一轮都结束了。 只要她乖乖的,配合一点,到时候求求饶,说不定大叔就放过她了! 不消一会儿,床面一塌,后背一凉,再然后,身躯就贴在了她后背上,她被烫的一颤,连忙转身。 “大叔,我真的错了,我一时间被猪油蒙了心,我今晚一定会乖乖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小东西圈着他的脖子,开始撒娇,纵然这样,席慕乔今晚也不想放过她。 他抚着她光洁的后背,浓密睫毛缓缓掀开,深邃黑眸熠熠生辉,“恩,我选了一个四合一的套餐,你今晚乖一点,我就原谅你。” 乔沐小身子滞了一下,“四……四合一的套餐?”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炫黑,眸光深沉暗敛,嗓音低低哑哑的有些不真实,“对,套餐。” …… 清晨七点,何苗和秋宁已经坐在餐桌前。 本来这时候的她们应该陪着沐沐去了江城的体育馆彩排,但是那,到现在为止,沐沐还没有起床。 两人对视一点,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戏谑。 沐沐小婊砸又没起来,看来昨晚又是一番非常激烈的‘斗争’。 倒是席慕乔,神采奕奕的下了一次楼,跟她们打了声招呼,看了一会新闻后,让她们先吃早饭,自己又上楼。 乔沐是被席慕乔从被窝里扒拉出来的,这次不仅是腰痛,浑身上下都跟散了架又组装在一起似得,酸疼的厉害。 经过昨晚一事,她不敢再对席慕乔造次,更不敢忤逆他,只能在怎么柔怎么来。 她闭着眼坐在chuang上,一副半死不活 将要驾鹤西去的模样,任由席慕乔给她套着保暖衣。 他抬起她的小胳膊往袖子里塞,乔沐哀嚎两声,“大叔,痛啊。” 席慕乔笑而不语,继续手里的动作。 穿好衣服,又抱着她进了盥洗室,把牙刷塞进她嘴里。 乔沐使劲睁眼睛,终于睁开半条缝,如机器人一般的机械的抬手,握住牙刷,开始刷牙。 洗漱完毕,席慕乔要抱她下楼,被她拒绝了。 本来就起晚了,依那两个小婊砸脑子里的黄料,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那,若她被席慕乔抱下去,估计得被她们笑话到明年。 她非常庆幸当初听了席慕乔的话,没有把她们的房间安排在主卧的隔壁,否则她们昨晚就不用睡了,还不得趴墙上听墙角啊! 下楼之后,因为腿间酸痛,她走到异常小家碧玉,那小腰和小屁屁扭得,风情万种的。 席慕乔在她身后,眸色渐渐转深,一股子刺激瞬间散布四肢百骸,结婚后的太太,好像更加迷人了那。 席慕乔在场,何苗和秋宁也不敢放肆,只是对着乔沐笑着说沐沐早安。 见两人没有打趣她,乔沐悄然松了一口气。 七点四十分,几人出发去体育馆。 车上,乔沐给秦战师父打电话道歉,这么重要的事情她还迟到,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好像秦战没有说什么。 乔沐不知道的是,早在将近七点的时候,席慕乔就已经给秦战打过电话,理由是乔沐这两天感冒嗜睡,他没有叫醒她。 八点二十五分,车子到达目的地。 体育馆门口早已经人山人海,虽说今天只是彩排,可来的粉丝一点都不少,举着条幅,各种口号声不绝于耳。 好在粉丝们都比较有秩序,自发的让出了一条路。 下了车以后,几人在保镖的保护下赶紧进了体育馆。 毕竟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泄露,包括乔沐是摇滚王秦战的徒弟,也是演唱会的嘉宾。 把乔沐送到秦战那里,席慕乔垂眸瞥了一眼腕表。 八点三十五分。 他摸着乔沐的细细软软的头发,亲吻她的额头,“沐沐在这里,我一会有紧急会议,不能陪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乔沐黑发分明的大眼睛望着他,乖巧的点头,替他捋平领口的褶皱,对着他龇了龇牙,“放心,又何苗和秋宁陪我。” 乔沐自己都没发现,她现在,不知不觉的把自己代入了人妻的身份,知道在他没吃饱饭的情况下给他煮面,直到给他捋平衣服的褶皱。 席慕乔一走,三个虎视眈眈的女人开始酸牙了。 那次在学校,何苗和秋宁见过落璃,三人都是性格开朗的人,那怕几个月没见,没一会儿就熟络了起来。 落璃酸,“呦呦呦,席总好温柔啊,还亲吻额头,柔情呦。” 何苗酸,“哎呀呀,沐沐还贴心的给席先生整理衣服,贤惠呦。” 秋宁酸,“哎妈呀,单身狗先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然后被喂了一嘴的狗粮呦。” 乔沐汗! 不理会酸掉牙的三个女流.氓,就算理会了估计也是被撕的肉沫沫都不剩,乔沐拍拍屁屁转身,朝着秦战走去。 秦战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走进了后,乔沐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忧郁的侧脸。 “师父!” 秦战扭头看她,平淡似水的目光在触到那双漆黑澄澈的弯眸时,眼睫颤了颤。 手机导航哪个最好散华礼弥第二季散文当你老了原文诸葛亮表演服装散打王柳海龙ko集锦手机内存sd卡清潭洞爱丽丝韩剧手机浏览器提示有病毒苹果手机4越狱升级手机音乐播放器jav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