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地主2:

肚子刚叫完,便听到韩溯嗤笑一声,侧头看了她一眼,说:“在餐厅待了一个下午,苏梓那么小气,连东西都没做给你吃?“他靠坐在座椅上,手里把玩着车钥匙,一副不打算下车的样子。 “谁说欢乐斗地主2整个下午都待在餐厅里了?下午出了点事情,折腾了一个下午,回餐厅本来要韩子衿亲自下厨的,结果赵阿姨来了电话,所以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上,就吃了两块甜点。早知道还要陪你买东西的话,刚刚就多吃点了。”她简单的叙述了今天一整天的事情,稍稍侧目,笑道:“欢乐斗地主2还以为你应该知道的很清楚。” “欢乐斗地主2没有监视人的癖好。” 语落,他同样斜了她一眼,就开门下车了。宋灿淡淡的勾了一下唇,也跟着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偌大的地下停车场,耳边只有他们彼此的脚步声。上了电梯,他们便换了方位,宋灿站在了韩溯的斜前方。韩溯立在那里,不动声色的扫了她一眼。 两人谁都没有摁下楼层,宋灿本就是陪同者,自然一切都听他的,见他一直都没动,电梯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了,两个人就像傻子一样站在电梯内,所幸这会没有人,过来个人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非笑死不可。 “几楼。”宋灿离的近,默了好一会,才出声询问。 “先去顶楼。”他说。 她闻声,不由回头看了他一眼,提醒道:“顶层是餐厅。” “欢乐斗地主2知道。”他依旧不动声色的说。 宋灿没再多问,摁了楼层数,就站在那儿,不再出声。不多时,电梯便到了顶层,韩溯率先一步出去,宋灿紧随其后,两人一道进了餐厅,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这是两人时隔这么久,第一次一块出来吃饭,餐厅的逼格很高,宋灿今天穿的衣服与这里的格调格格不入。 韩溯依旧是西装笔挺,一身的黑色,他最近酷爱穿黑色,从里黑到外面。宋灿有时候不禁怀疑,这人可能是没有换衣服,每天就穿一件,雷打不动。他们的样子就像王子和灰姑娘,可惜这里是现实生活,不是童话故事,王子是王子,灰姑娘就是灰姑娘,永远就不该有交集。 宋灿端坐着,动作优雅的翻看着餐单,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然后随意的点了一份牛排套餐,就将餐单递还给了服务生,拿起了手边的柠檬水,浅浅的喝了一口。旋即,侧头看向了窗外,看着外头车水马龙,灯火辉煌,在闹市中间俯瞰青城的繁华,就好像自己是站在顶端的那个人,可以睥睨天下。 他们之间无话可说,之前的种种,如鲠在喉,吞一口口水会难受,不吞也难受,无法忽视。点完餐,便陷入了沉寂,宋灿面上挂着淡笑,侧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自娱自乐。 韩溯显然没有她这样的本事,喝了两口水,静坐了一会,便开口,说:“明天晚上跟欢乐斗地主2一块去看展览。” “什么展览?”她终于将目光转了过来,眼眸平静,波澜不惊的与他对视。 “艺术展。”他简单的回答。 宋灿轻挑了一下眉梢,笑道:“这种展览,名媛贵妇参加的比较多吧,你去做什么?” “有人邀请,我也没事,就给个面子出席一下。”他低垂了眼帘,单手弄着桌子上的餐巾。目光在她光秃秃的手指上扫了一眼,浅浅的笑着。 “噢。”她点了点头,“你要是觉得我可以,我就没什么问题。” 话音落下,两人再没说话,整顿饭吃的有些沉闷,相比在家里还要沉闷,家里起码还有一个赵阿姨给暖暖场,这里却没有,两人充分做到了食不言寝不语的架势。宋灿肚子是饿,但其实没什么胃口,吃东西纯属迫于无奈,为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先健康起来。 饭后,两人便一块逛商场,一层一层的往下逛,没什么目的,看起来反倒像是过来巡视的。路过婴幼儿专柜的时候,韩溯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仿佛饱含着别样的深意。宋灿没看见,她正好转头往里看了一眼,再往前的时候,也只看到了韩溯的后脑勺。 韩溯最终的驻足点是珠宝店,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内,沿着柜台,一边看一边走,看样子并没有多认真在挑东西。宋灿跟在他后面,不动声色的看着灯光下的这些钻石。行至钻戒柜台的时候,他忽然停了步子,稍稍侧头看了她一眼,问:“你的戒指呢?” “我没有戒指,从来就没有。”她低垂着眼帘,目光落在这些耀眼的钻石上,浅笑着,笑容里带着满满的讽刺。戒指?那枚素戒么?在她醒来的那天晚上,就被她丢出了窗外,她不要那东西,戴在手指上,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嘲笑她的愚蠢和无知。 他瞥了她一眼,没再继续问下去,那枚戒指的下场应该很明显了。正当两人之间的气氛僵持的时候,导购小姐扬着灿烂的笑走了过来,询问:“二位是要买婚戒吗啊?” “是。” “不是。” 这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的,宋灿略有些错愕的看了他一眼,在导购小姐露出尴尬笑容的瞬间,韩溯已经转过身,说:“把最新款都拿出来。” “噢,好的,请稍等。”导购小姐眼睛放光,立刻将最好最新的几款钻戒都调了过来。 片刻,韩溯拿起了其中一枚钻石最大的,举到宋灿的眼前,问:“怎么样?” “钻石够大,挺好。”她简单评价。 韩溯侧身,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轻轻一拉,竟然被她挣脱开了。他抬眸,目光冷然的扫了她一眼,再次伸手,紧扣住了她的手,将其拉直眼前。用食指挑出了她的无名指,将戒指戴上了她的手指,左右看了看。 “小姐,您的手型戴这款戒指非常漂亮,您老公的眼光很好,无论是做工还是款式,这枚戒指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导购小姐还是卖力的介绍,可宋灿的耳朵现在是什么都听不进去,总觉得她的声音隔了老远。她只感觉到韩溯紧紧捏着她的手,半分都不松开,她的手指都被他捏红了。她抿着唇,抬眸看了他一眼,片刻,才粲然一笑,说:“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把原先的戒指丢了,现在补一枚。”他说着,缓缓的将戒指从她指间褪下,递给了导购,并报上了她手指的尺寸。 宋灿双手交握立在一旁,低垂着眼帘,嘴唇紧紧的抿着。随后,韩溯又兀自往前走去,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总归等他们离开的时候,宋灿的手上提了好几个纸袋。 两人默不作声的回到地下车库,上了车,宋灿刚坐好,韩溯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强行摊开了她的手掌心,像是变魔术似得,将一枚简单到连一颗钻石都没有镶嵌的指环放在了她的手心里,说:“你给我戴上。” 宋灿看了一眼手心内圆滚滚的指环,顿了数秒,这才将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戒指滑进手指根部的时候,宋灿莫名想笑,也确确实实的笑了。 “这真是个意外惊喜,我很感动。”她微笑着,然而,那一丝笑意,并未到达眼底。她的笑容,与第一次看到那枚素戒的笑容,是不一样。 韩溯看着她,唇角微微一挑,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捏了两下就松开了,笑说:“感动就好,最怕是不为所动。” “看到大钻石还能不为所动的,那一定是傻子,而我并不是傻子。”她抬起左手,晃了晃手上的大钻戒,笑的尤为灿烂。 回到家,韩溯去洗澡的时候,宋灿让赵阿姨将茂茂关了起来,赵阿姨抱着茂茂,特别欣慰的笑了笑,说:“太太,您可算是想通了,既然您选择留在先生身边,这日子还得好好的过,您说是不是?这做人啊,长长短短就一辈子,开心也一辈子,不开心也一辈子。不如就开开心心的过,把那些烦心的事儿抛在脑后,其实先生对您还是挺用心的……” “好了,赵阿姨。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的,我跟他的事儿,您就不要操心了。”宋灿是不知道,这个赵阿姨照顾韩溯是有些年头了,对韩溯的脾性也算是有些了解,自然是处处替韩溯说话。 随后,宋灿便回了卧室,洗了个热水澡,出去的时候,韩溯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喝酒,整个客厅只开了壁灯和地灯,整个光线偏暗。身上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西裤,看样子好像是要出去似得,宋灿的头发只吹了半干,还滴着水珠。她上下扫了他一眼,问:“你要出去?” 韩溯闻声,侧过头,抬手低着脑袋,眯起眼眸,“怎么?你有话跟我说?” 宋灿想了想,也没什么犹豫,行至沙发前坐了下来,看着茶几上放着的伏特加,已经去了小半瓶了。想要伸手去拿空杯子,刚刚伸手就被韩溯给扣住了手腕,“你现在还不能随便喝酒。” 她抿唇微笑,看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心口发沉,缓缓收回了手。 “有两件事,我想问你。”她挺了背脊,稍稍侧了一下身子,毫不畏惧的直视他的眼睛。 “说。”他轻点了一下头,抬手抿了一口杯中烈酒,然后将杯子放在了茶几的边缘,小腿轻微的晃动着,整个人懒懒散散的斜倚在沙发扶手上。墨色的眼眸,看不出情绪的波动。 “今天,我见到了宋政,听说现在泰恒是宋鸽当家。我想问问,现在泰恒还算是SC旗下产业吗?” 韩溯眉梢微微一挑,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嘴唇,耸了一下肩膀,笑说:“你应该很清楚这半年多来我在哪里,在做什么。不管是泰恒,还是SC,我一概不知。问我,你不如问韩子衿,他知道的应该比我清楚多了。” “好。”她点了点头,倒是没有逼问到底,默了一会,交叠着放在腿上的手微微紧了紧,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说:“还有一件,是关于姜朔的。” 话音未落,韩溯便嗤笑一声,笑声短促,却十分刺耳。宋灿低垂了眼帘,抿了抿唇,继续不怕死的说道:“他还在停职,他已经被降职了,该有的惩罚也有了,能不能……” 她的话还未说完,坐在一侧的韩溯忽然扑了过来,她几乎来不及反抗,就被他死死的压在了沙发上,一脸厉色,目光深邃,双目牢牢的盯着她的眼睛,感觉像是要把她一口吃掉似得。她用力的挣扎了一下,脸色微沉,说:“你放开我。” “这样并不妨碍你说话,你可以继续。” 她的脚刚刚动了动,韩溯的腿就压了上来,一下就夹住了她的双腿,上手也被他禁锢着。看样子是没有放掉她的打算,两人的距离很近,宋灿能够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淡淡的,混合着沐浴液的清香。他两用的是同一种,可身上的味道却并不相同。 “你别再整姜朔了,你越是这样整他,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本来我跟他是互不相欠,可他现在因为我的关系,不但降职,还被停职查办,未来的仕途算是毁了一半了,如果他的仕途被彻底毁了,这辈子注定要碌碌无为了,那我只能以生相许了。他若是碌碌无为,我便陪他一辈子。”她说的异常认真,也特别严肃。 然而,韩溯的眼底却起了一丝波澜,神色晦暗,捏着她手腕的手越发的用力,像是要把她的手骨生生折断一般,宋灿虽然很疼,却一声不吭,只紧紧皱着眉头,抿着唇,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没有丝毫畏惧。 “你再说一遍。”他一字一句的说。 “放过他吧,他的下场已经很惨了,你……“她的话未完,韩溯便忽然低头恶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宋灿猝不及防,来不及闭上嘴巴,他的舌头已经卷了进来,与她的唇舌纠缠,不依不挠。 蓝宝石手机面板9220手机像素下载百度手机助手桌面版凤凰娱乐新闻首页邮缘电影央视新闻台白天天气预报音乐手机版游戏安装包下载林心如唯美吻戏米2s手机边框非主流手机相机软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