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开斗地主卡布奇诺:

柳扶辰继续在这些血口中刺入一根根树枝,每刺一根,那怪物就要流出好多血。最后那根,他直接从怪物最中央的身体刺进去,虽然刺不穿,可却是深深到了肉里。 叶尘也松开了手,飞快往后退了一步,柳扶辰飞身而下,朝着赫连夙烟的方向而去。 三个人离开怪物的位置有些距离了,见它瘫着巨大的身躯,慢慢地朝地面倒了下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有你的斩风在手,恐怕费劲五五开斗地主卡布奇诺们三人的元气都不一定可以杀得了它。” 叶尘如释重负道,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露出了一点轻松的神色。 赫连夙烟看了一眼手中的斩风,赞道:“果然是个好东西。” 柳扶辰抚上心口,丹田处受到重创,此时还隐隐作疼。突地,一道血腥猛地翻涌,他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扶辰,”赫连夙烟急忙扶住柳扶辰,从一旁的包袱中翻出药来,拿出一粒给柳扶辰给服下了。 “你怎么样?”叶尘靠了过来,半蹲下身子,伸手去把柳扶辰的脉象。 “出手时受到了反噬,内伤都有了,”赫连夙烟担忧道,一面给柳扶辰输送些元气,一面道:“叶尘,麻烦你再去升一个火堆,估计一会他就会怕冷了。” “好,五五开斗地主卡布奇诺现在就去。” 叶尘按照吩咐,在不远处弄了个火堆,赫连夙烟扶着柳扶辰往那个火堆旁走去,怪物死去的地方留下一大摊血,散发着浓浓血腥味,他们自然都不想靠它这么近。 柳扶辰开始时其实一点也不难受,可是渐渐地,身体果然赫连夙烟所说那般,都冷了起来。 “五五开斗地主卡布奇诺已经给你服了药,你现在慢慢运功疗伤,就会好一点。” 赫连夙烟轻声说道,望着夜色露出一丝忧色来,他们才进入第五关就遇到了这种难对付的东西,接下来恐怕还不止这么简单了。她都没料到,这头怪物的坚壳会将打出的元气给反弹一些回去。 叶尘也有忧虑,不过他刚才没有受伤,还是比赫连夙烟要少担心一些。 见柳扶辰苍白的脸色慢慢好转起来,赫连夙烟捞开袖子,才给自己处理起伤口来。 “你也受伤了?”叶尘瞥到赫连夙烟的手臂上。 “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原本这点点小伤,她把毒毒揪出来给她舔舔也就好了,可她刚才去包袱里揪它的时候,它竟然睡得死沉死沉的。她猜想是毒毒那天给她疗伤又耗费了不少灵力,所以又陷入了死睡之中。 叶尘见她熟练处理好伤口,又走到柳扶辰身边,给他吃了一粒药丸,不由多了几分心思。 所谓生死角逐,便是谁能活着出去,谁就能拿到天星阁的奖励,还能成为修炼界新一届翘楚。 这是莫大的荣耀,进来前他没并没有多少信心,可是现在到了第五关,看见同伴又都受了伤,所以觉得自己能获得胜利的几率又大了一些。 其实刚才动手要杀那只怪物时,他还是有些犹豫的,在柳扶辰被怪物重伤时,他都在考虑要不要使出杀手锏。 刚才的蚕丝网是他师傅给他的,蚕丝网被注入元气之后就能变成厉害的神器,体型较小的怪物野兽可以全身困住,而体型较大的怪物,只要蚕丝网贴上去,一根根丝线就会自动勒进它的皮肉。 但这神器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这是他犹豫的原因之一。 “刚才你用元气托住五五开斗地主卡布奇诺,这是什么法术?” 叶尘发呆着,突然听到赫连夙烟问出这一句话来,他回头看她,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笑意,“哪是什么法术,是五五开斗地主卡布奇诺以前的小师妹喜欢这么玩,所以我便慢慢地学习用元气来托住她在半空玩。” 赫连夙烟嘴角一挑,“竟还有这种玩法?” 虽然脸色没什么变化,心下却有了芥蒂,这是分明不告诉她他的真正实力了,原来这队伍中还有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人在呢! 刚才那道可以困住任何活物的蚕丝网就是个宝贝,而这种托人上空的功法,如果不是拥有强大修为之人,根本无法做到的,而叶尘竟然还支撑了那么长久的时间。 叶尘抿唇,夜色中一双眸冷澈明亮,轻轻浅浅地笑着。半夜的好觉被这只怪物给扰了,他打打哈欠,走到一旁靠着树干闭上了眼,睡觉。 赫连夙烟看了他一眼,又去捡了些柴火来,在柳扶辰一旁坐下,守着他运功。几乎临近天明时,眼皮打起架来,她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沉沉睡了过去。 凌晨,叶尘一醒过来,就看见柳扶辰的外套在赫连夙烟身上,赫连夙烟已经睡了过去,而柳扶辰则是靠着树干,目光望着远处不知想些什么。 “我去叫醒她,”是时候该上路了! 叶尘对柳扶辰说道,便走向火堆旁的赫连夙烟,身影刚动,一道冷声阻止了他。 “让她再睡会。”声音漠然,带着不容拒绝的威压。 叶尘不悦,皱眉道:“也不知道另外几个人现在到哪里了?我们在这里坐以待毙,恐怕不好吧?” 柳扶辰懒得理他,虽然他们曾是同盟,可第一关卡时他也没见叶尘怎么动过手,而在过第二三四关卡时,他也是默默跟在众人身后,偶尔做做样子杀意两只小怪而已。 他现在的心思都在赫连夙烟身上,夙烟要睡,那便让她睡,他是不会让闲杂人等打扰她的好梦的。 叶尘冷哼了一声,见柳扶辰这副冷漠样子,心道像他这种痴恋女人的人,说不定还不能度过第五关呢,就自己先行上路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待那声音彻底消失之后,地上的赫连夙烟突地睁开了眼。 “你竟然没睡着啊?”柳扶辰望着腾地一下站起了身来的赫连夙烟,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弧度。 “如果不是这样怎么能看出人心呢?”赫连夙烟淡然笑起,讥诮道。她捡起包袱,望向柳扶辰,神情一下子变得郑重起来了,“他说得没错,我们不能等下去。” 柳扶辰明白,可眼底的光芒瞬间暗下不少,他是不怎么在意这个逐鹿赛的最后胜利者的,他只想与她多待一会。 赫连夙烟自然没看出柳扶辰的心思,她选了一个与叶尘相反的方向离开。 柳扶辰也没问她原因,只觉得她要去哪儿,他便跟着,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不怕。 这处的树林并不怎么茂密,隐隐约约都能看见前方的景物,穿过这处树林,就是一片沙海。沙林中零星的有几处灌木,景色开始萧条起来。 “难不成挑错了路?” 赫连夙烟喃喃,刚才他们也走了有半个时辰了,这半个时辰里如果不是赶路就可以做好多其他的事情了,所以她根本不想打道回去。 柳扶辰脸色微变,对赫连夙烟说道:“走出去了就是沙漠,先休息一下吧!” 赫连夙烟微微颔首,在柳扶辰对面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林中有些微光,投下斑驳影子,她看着自己的脚下,暗暗地计算了起来。 千沧雨与赫连沫茱一定是进了第五关的,与他们一起进入第五关的还有叶尘、舒倾宇、妖苒,再加上她和柳扶辰,那么现在还有七个人。 在这七个人中,赫连沫茱与她是生死仇敌,无论是在第五关还是第六关遇到,都会打起来,而她还要时刻堤防舒倾宇、妖苒、叶尘等人,要晋级第六关还是有些困难的。 正想着,一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一抬眸,对上柳扶辰温柔的目光,她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并不后悔,我只是在计算怎么才能走到最后。” 她一直是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参加逐鹿赛的目的,除了想得到历练之外,就是要站在人群之外,巅峰之上。 虽然这也可能为她带来麻烦,可她一直坚信,有实力的人,锋芒再怎么刺眼,都能站稳脚跟。 柳扶辰似也知道她的想法,妖孽绝美的容颜上浮出点点光芒来,轻声道:“我帮你。” 要角逐他肯定是不行了,被那怪物伤了一下,丹田处元气有些乱窜,而且无论他怎么运功都无法平息下来,所以他放弃了冲破第六关的想法,可他还是想陪着赫连夙烟走完第五关。 赫连夙烟一双眸子雪亮,认真看着柳扶辰,自责道:“你的修为已经到了人级巅峰,如果不是因为那只怪物,也不会伤得这么重。” 话落,她打开包袱,又开始去翻她的那些药丸。 柳扶辰按住她的手,轻轻笑起:“我来这里本就不是为了可以拿到天星阁的奖励,所以赢不赢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手上的力道那么有力,赫连夙烟怔了一下,默默点头。 虽然说她有很多药,可是内伤却不是一下子就能好起来的,柳扶辰虽然是人级巅峰的水平,可重伤了实力也只如刚入人级初境那样而已。 “这片沙林也不知道有多远,我们要去试试吗?”出奇的,她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三星手机电源适配器参数鸳鸯戏水是什么意思散文随笔秋天的落叶像什么手机浏览器不支持js城南旧事舞蹈主要内容苹果手机1元秒杀热舞韩国女主播新闻联播主播为啥男右女左手机壁纸图片大全唯美人物艾弗森过人教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