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牛食品:

接下来的几天生活刘亦菲过的都十分的顺利和舒心,为什么说顺利呢?因为景云腾夫妇两个人没有再来找她的麻烦,可能是景邵琛去找他们谈过了吧,不管怎么样自己是乐得清闲的,只要别再有些突如其来的麻烦就好了。 这几天的黎一笙,才是真正的过上了被人暗中呵护的日子。虽然景邵琛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怎么怎么样对她,怎么怎么帮她。但是黎一笙不是个没有心眼的女人,她能够用心感受到景邵琛的好。 可能如果自己以后还有机会重新找一个男人嫁的话,也会找一个像他一样可靠的男人。黎一笙这几天日子被安排的妥妥当当,那是因为景邵琛要确保自己身后没有任何的麻烦才能硬起手腕打一场结结实实的血汗仗。 高耸入天的楼房,这座城市里不会再有第二栋,没错,这就是景家的天下。就是景邵琛和景云腾相继争夺的天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座匆匆忙忙的大楼里,有无数个年轻人像是在追赶时间和生命在赛跑一样,从不会停歇。除非撞到他们的上司,然后再被他们的上司给喊住。 毫无例外的被上司扯着嗓子骂一句,“要死啊!”才灰溜溜的可以放缓步伐离开,但是在转眼不被上司发现处又撒开腿跑起来,忙着自己手中的工作。有的也会假装呸了一口唾沫,默默地骂骂咧咧,还小心翼翼的回头看有没有被别人看到。 顶层一间办公室里。 “这就是你们给豪牛牛食品通宵做出来的方案?”拿着方案给景邵琛过关的销售部主管额前默默落下一颗冷汗,挂在眼角,像是眼泪一样。眼泪随着睫毛有些渗进了眼睛里,干干涩涩的有些辣眼睛,可是王主管也不敢抬手去擦。 为什么?因为今天的景邵琛把每份销售部的文件都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边。对,不是看,而是观察。事出有因,一直以来景邵琛和景云腾都在明面和暗地里争夺着景家继承人的位置。 但是无奈的是,自己的身份尴尬,是景老爷子的私生子,并不是像景云腾这样光明正大的孙子。所以景氏公司的一些元老并不买他的帐,就算是景邵琛做出了一些傲人的成绩,但是总有人在背后给他放冷枪。 这些景邵琛并不在意,但是最近他在查公司的账本时,发现了有些账目根本对不上。而叫来会计部的主管拿来的账单,却是每一笔都能完整的对上,而且就只单单根据账目来看的话,会计部的人不仅没有做错,反而是做的非常完美。简直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那么既然会计部没有出问题的话,只有销售部有重大嫌疑了。因为整个公司上上下下只有销售部没有自己的一个人,其他所有的部门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放心的人。因为一直以来景云腾都死守着销售部这块肥肉不放,其他的领域没能来得及涉足就被自己给拿下了。 这下子当然是更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被发现了。可能是销售部的主管没能想得起来要严加防范最近的方案,也没能想得到景邵琛会突然严查。所以一些销售的账目还没有来得及作假和修改就被他给发现了。 王主管记着昨天看景邵琛的脸色还不错,以为自己可以放松一阵子了,至少两三天不用那么努力的给景云腾卖命了。说谁能想到,景邵琛这个千年老狐狸半路杀了出来给自己一个回马枪,这可怎么和景云腾交代啊。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从王主管的脸上传来,这是景邵琛将手中一直拿着的计划书狠狠地砸在了王主管的脸上。王主管的脸上顿时红了大半,足以可见景邵琛用了多大的力气了。 这下子王主管不仅是冒冷汗了,就连小腿肚子都开始潺潺发抖了。景家的人都不是好对付的,看看景邵琛就知道了,原本以为景云腾才是被内定了继承人人选的王主管有些领略到景邵琛的铁血手腕之后,心中景云腾的地位开始动摇了。 如果王主管知道这手段还只是景邵琛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的话,会不会抱头痛哭自己没有眼力见呢? 关于销售部通宵方案的事情呢,其实就是景邵琛发现景氏最近账目不对劲的猫腻就是藏在销售部,于是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摸出头绪,找到根源。为什么这种事情还要亲力亲为呢?为什么不让秘书去做呢? 因为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做过才知道其中能够藏匿的漏洞,还有就是景氏正在处于一个夺权的时间段里,谁也信不过谁。还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假手于人呢。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景邵琛在整整两天几乎都没有放松的情况下,终于是让他得偿所愿了。原来做假账的不是会计部,准确的来说一直以来都不是会计部,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放松的销售部。 要说销售部是做不了假账的,如果可以顺利地做了假账并且可以通过上层的检查的话,那就是公司的董事会里有人在推波助澜,更有可能销售部的人或者王主管就是他的走狗。就是被他利用的棋子。 如果非要说出这么一个人的话,那景邵琛首先想到的就是景云腾了。他拥有最有利的条件,也有作案的动机。如果自己可以从销售部这里找到突破口的话,那么就能找到景云腾对公司不利的证据。 公司里的高管啊,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他们的了。什么人情味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拿到的利益。这也是公司的很多高管没有被任何一方收买的原因。他们不需要公司同事之间的感情,要的就只有利益。 所以,景邵琛就先拿销售部的主管开刀。让他们销售部连夜做出一份能够对得上账本的销售材料出来,但是销售本来就是做了假的,怎么可能做出来一份可以对得上公司真实账本的方案呢?景邵琛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 对啊,景邵琛就是故意为难王主管就是故意为难销售部,这样才会让他们忙中出错让自己找到把柄。景云腾,你最好藏得深一些,不然,公司的董事也不会放过你的。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重新做一份!”景邵琛拉开旋转的真皮座椅,迈着稳健有力的步伐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王主管,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是,是。”王主管松了一口气,连忙着回答了三个是。赶紧拉开隔音的实木门落荒而逃了。 一直背对着办公室而直视落地窗外的黄昏风景的景邵琛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因为他好像在对面昏暗的楼层里看到了黎一笙的身影。 景邵琛最近忙于公司销售部的事情,只把很少的精力放在景宅黎一笙那里。表面上都是风平浪静的,其实呢?人人心中都非常的清楚。 黎一笙已经习惯了景邵琛白天不在家里只有晚上才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景云腾好像也突然忙了起来,本来只有景邵琛中午都不回景宅的,现在他中午也不回景宅了。 所以偌大一个景宅,除了佣人厨师和管家之外,真正的主人就只有黎一笙和姜语珊。两个人毫不对盘的敌对,连扑通的佣人和几乎不跟主人打交道的园丁都知道。 每个人都保持着自保为上的原则,尽量不在黎一笙和姜语珊两个人同时出现的时候出现,不然那个场面尴尬的无以复加。简直就是一种致命的煎熬。 可惜,厨师们和管家是注定逃不掉的。“夫人,早餐您想吃些什么呢?”景宅的管家都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高素质专业人才,尽管和黎一笙不过才认识短短几天也能恭谨的体贴入微。 “就普通的中式早餐就好了,麻烦您了。”管家不得不多看一眼面前的夫人,他们喊景邵琛先生,自然称呼她为夫人。但是她似乎没有一点自视而娇的样子,这点和少奶奶姜语珊十分不同。 “是的,您太客气了。”管家不着痕迹的回复黎一笙然后退下了。黎一笙看着管家不急不躁的专业模样,这个管家确实挺不错的。 管家敲完黎一笙卧室的门之后,自然是要去敲姜语珊卧室的门。管家抬手看看手腕上时间精准的腕表,已经八点半了,可以去喊她了。 “笃,笃,笃。”三声敲门声不急不缓,不轻不重。很让人舒服的一种感觉。所以一像娇惯的姜语珊也只是皱着眉头给管家开了门,没有张嘴就开骂。 “少奶奶,早餐您想吃些什么呢?”管家依旧是礼貌专业的耐心询问,“随便吧,行了你下去吧。”而被伺候的姜语珊反倒是不耐烦起来了。 管家连神色都没变,只是看着正在化妆的姜语珊点了点头,然后出去的时候将她的卧室门给顺便关上。就下楼吩咐厨师做早餐了。 中国的早餐最具有鲜明特点的就是豆浆油条了,所以不意外的黎一笙在大理石高级餐桌上看到了这两样。还有几样精致的小菜,面包和三明治应该是给姜语珊准备的吧,不过她还真能磨蹭,自己已经快吃好饭了,她还没下来。 本来黎一笙是没有打算吃油条的,因为油油腻腻的看起来就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奈何厨师的手艺很好,金黄色的油条互相缠绕着,淡淡的香味一直撩拨着黎一笙的嗅觉和味蕾。 黎一笙手中的筷子不知不觉得就伸了过去,递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嗯…”随即黎一笙就难受的闷哼出来。油腻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口腔,连将口中那一小口的油条都咽不下去。 黎一笙难受的扶着冰凉的大理石桌子,俯下身子将嘴巴里的油条吐了出来,又干呕了几下却并没有吐出来其他的东西。黎一笙伸手顺着自己的胸膛,努力让自己的气顺了。 手机在电脑上显示相机微信手机安装不了伤心歌曲dj舞曲串烧网上买的手机安全吗花开花谢花飞花满天电视黄kmv手机电影网盘皇冠列车手机版普格新闻网用刑折磨女主的电视剧日语电影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