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斗地主送话费:

“卧槽!”梁萌萌瞬间就来火了,把碗放在桌子上,生气的瞪着凌冽:“凌冽,你是不是想打架?让你欢喜斗地主送话费盛汤,你就诅咒欢喜斗地主送话费没手?找死是不是?” 梁萌萌和凌冽结婚这么多年了,孩子也那么大了,可两人……还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 “你自己有手为什么要欢喜斗地主送话费帮你盛?”凌冽淡淡的问。 “你看看人家管姜,人家管姜都帮西欢儿盛汤,你为什么不能帮欢喜斗地主送话费盛?”梁萌萌涨红着脸不服气的说,她让凌冽帮她盛汤,凌冽不帮她盛,就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让她丢了面子! 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一定要跟凌冽两人好好算账! 好好的比划比划! 凌冽别有深意的看了管姜和西欢儿一眼,淡淡的说:“管姜是想追求西欢儿,献殷勤,可是……欢喜斗地主送话费又不需要追求你。” “你……”梁萌萌气呼呼的瞪着凌冽,果然,男人结婚就变了……可凌冽,是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他们一直不对付! 梁萌萌自己都有点儿不明白,她和凌冽,明明两人互相厌恶,怎么还磕磕绊绊的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离婚! 只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凌冽,不要胡说……”西欢儿红着脸瞪着凌冽,微微蹙眉:“管姜有女朋友的。” 看了一眼安可。 安可只顾着吃饭,根本就没有听见他们的话,察觉到了西欢儿的视线,咽下嘴里的菜,对着西欢儿淡淡一笑。 “……” 得! 西欢儿现在算是明白了。 原来安可是一个吃货! 这里凌冽在开她和管姜的玩笑,安可这个正牌女友,居然一点儿都不在意,还顾着吃菜……是不是请安可吃饭,就能让安可把管姜让出来啊? 真正的吃货可是能为了吃,什么都不要的! 管姜脸上带着笑,看了凌冽一眼,给西欢儿盛了汤,放在西欢儿面前。 西欢儿:“……” 管姜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反驳吗? 不然,安可误会了怎么办? 可西欢儿看管姜好像并没有要解释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闭嘴了! 算了,既然管姜都不怕安可误会,她还害怕什么? 反正她觉得管姜是渣男,配不上安可,安可这么漂亮,值得更好的! 就让安可看到管姜的真面目,然后离开他! 西欢儿心安理得的喝着自己的汤。 管姜时不时的给西欢儿夹菜,把西欢儿照顾的很好。 西欢儿无奈的看了管姜一眼,他当着他女朋友的面这样照顾她,真的好吗? 真的不怕他女朋友吃醋然后跟他闹分手撕逼吗? 西欢儿又看着安可,安可依旧在专心的吃饭……压根儿就没看她和管姜! 西欢儿白了安可一眼,真是个缺心眼儿的吃货姑娘。 一顿饭,在比较诡异的情况下结束了。 结束了之后,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安可居然说有事,就先走了! 梁萌萌和凌冽坐车走了,程小晴和辰亦南坐车走了。 现在……就只剩下西欢儿和管姜了! 西欢儿再次对安可无语,安可到底是不是管姜的女朋友啊? 就这么放心的走了,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和管姜有点儿什么吗? 是不是认为自己一个大肚婆完全不用担心? 西欢儿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肚子已经四个多月了,很明显的鼓起来了! 确实……不用担心! 管姜不可能对自己一个大肚婆做什么。 “走吧,我送你回家。”管姜笑着说。 西欢儿确实是坐车来的,她一个孕妇开车多有不便。 管姜开的一辆凯迪拉克。 西欢儿看着管姜的凯迪拉克,又看了管姜一眼,管姜和沐昀的爱好一样……沐昀也钟爱这款车。 难道世界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西欢儿上了管姜的车。 管姜发动了车子。 “怎么样?孩子还好吧?”管姜一边开车一边问西欢儿。 “恩。”西欢儿淡淡的点点头,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眼里闪着母性的光辉。 “应该有查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吧?”管姜问。 “是个男孩。”西欢儿笑着说。 管姜笑了笑:“什么时候产检,我陪你去。” “……”西欢儿诧异的看着管姜,管姜这话…… “管姜,你为什么要陪我去产检?你有女朋友了。”西欢儿生气的说。管姜的所作所为,自己并不想误会,可…… 管姜特么就是让人误会。 “安可不是我女朋友。”管姜淡淡的说。 西欢儿翻了翻白眼,谁信啊。 一起晨练,一起吃晚餐,不是女朋友?难道是吗? ……也有这个可能! 如果安可不是管姜的女朋友,那就肯定是! 这比女朋友更可恶! 西欢儿把一张冷脸扭向一边。 “管姜,你是不是想脚踩两条船?”西欢儿气不过,又扭过脸生气的瞪着管姜。 管姜笑了:“我说了,安可不是我女朋友。” 西欢儿撇撇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看着管姜很认真的问:“管姜,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想追求我?” 管姜看着西欢儿笑:“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喜欢西欢儿,在追求西欢儿。 西欢儿居然反应迟钝的现在才问他? 难道是他表现的不够明显嘛? “……”西欢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管姜这话……相当于是承认了,想不到管姜会这么痛快的承认,本来她还担心是自己自作多情呢! 西欢儿红着脸看着前面的路。 现在管姜已经把话挑明了。她……应该怎么办? 拒绝管姜吗? 她不想拒绝管姜。 接受管姜吗? 她好像也做不到。 西欢儿现在就陷入了一种纠结状态。干脆沉默,什么都不说。 管姜也知道西欢儿在纠结什么,他也没有逼西欢儿。 反正,他准备温水煮青蛙,慢慢来。 不急。 一路沉默,到了家。 管姜看西欢儿,西欢儿靠在副驾驶,已经睡着了! 怀孕让她变的更美,肌肤更加光滑白嫩,就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路灯透过打开的车窗照进来,照在她的脸上,让她的整张脸都沐浴在柔光之中! 卷长的睫毛在眼底留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粉色的嘴唇散发着迷人诱惑的味道。 管姜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倾身靠了过去,俊脸朝着她的嘴唇靠过去。 西欢儿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阳光气息在慢慢的靠近! 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开眼,就看到了管姜的一张俊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你……唔……”西欢儿只看见管姜对着自己邪魅一笑,然后她的嘴唇就被堵住了…… 这个吻…… 西欢儿诧异的睁大了眼,管姜的吻跟他的人很不一样,管姜的人属于比较温柔的,可他的问却炙热而霸道,恨不得完全侵占她的口腔…… 西欢儿挣扎扭动了两下,可担心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的挣扎动作很小! 根本就推不开管姜! 慢慢的,西欢儿也没有了力气,就软软的靠着管姜,任管姜为所欲为! 等管姜放开西欢儿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的,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彼此灼热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的。 良久之后,两人都喘匀了气,管姜笑着在西欢儿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西欢儿的心里一慌,一下子推开管姜,打开车门,狼狈而逃! 管姜看着西欢儿的背影,勾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腿之间……笑容变的无奈。 得……回家靠五指姑娘吧! 一直看到西欢儿平安的进了西家别墅,管姜才发动车子朝自己家开去。 西欢儿回到家,一颗心还‘怦怦怦’的跳的很快,刚才那个吻……太炙热,太热烈!仿佛唤醒了西欢儿一直压抑的欲-望! 西欢儿作为一个女人,自然也是有欲-望的!沐昀离开了几个月,她这几个月,一直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她不是圣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想沐昀拥抱她,亲吻她,爱抚她…… 刚才管姜的吻彻底的唤醒了西欢儿的欲-望,西欢儿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镜子里面的女人脸蛋潮红,双眼水润迷蒙,红唇微张红肿…… 一副等待着男人来采摘的迷人模样! “啊……”西欢儿轻轻的嘤咛一声,羞愧的捂住了双眼,不忍再看镜子里面的自己! 自己,明显一副动情的模样! 管姜只是一个吻而已,就变成这样! 西欢儿真的很担心……担心自己抵受不了管姜的诱惑,做对不起沐昀的事情! 西欢儿放开,用冷水洗着自己的脸,让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 走出浴室,来到阳台上,夜风吹过来,很舒服,让西欢儿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望着天上的星星,西欢儿在寻找,寻找着沐昀! 传说,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这么多星星,不知道哪一颗是沐昀。 沐昀是不是正在看着自己、 如果沐昀看到自己为另外一个男人心动,接受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吻……沐昀,会怎么想?他是会开心还是会难过?还是会愤怒? 西欢儿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心。 她想,沐昀一定会高兴的吧! 高兴她终于重新敞开心扉,接受别的男人了! 西欢儿望着天上的星星,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沐昀,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清晨,西欢儿早早的起床,洗漱,然后在穿衣镜前试了很久,最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衣服!因为才四个月,肚子还不是很大,体重也没怎么变,以前的衣服还能穿。 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披散下来,就好像个学生妹子一样清纯甜美。 本来西欢儿还想化一个淡妆的,但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现在她怀着孩子,化妆品中会有一些有害物质!会伤害到孩子的! 她不可能为了美而伤害孩子。 西欢儿下楼吃早餐,白小云看着西欢儿这样打扮双眼一亮:“欢儿,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去约会吗?” “妈妈……”西欢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敢看白小云,低着头吃饭。 本来白小云只是随便打趣一句,可西欢儿这模样,让白小云坚定了心中的想法,欢儿真的是要去约会……约会? 白小云只是随便想想就知道是谁了! 除了管姜还能有谁? 西欢儿最近身边出现的男人就只有管姜一个! 他们觉得管姜不错,但却不会干涉西欢儿的感情!只要欢儿自己喜欢就好!感情这种事情,外人是帮不上任何的忙的!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做主! 西欢儿吃了早餐,就在白小云和西之鹤暧昧的视线下,出门了,来到公园,没有看到管姜,小脸上闪过一抹失望,在公园里慢慢的走着。 走着走着,就看到了管姜! 管姜穿着白色的运动衫在跑步。 看到穿着白色连衣裙的西欢儿,管姜眼睛一亮,可随即,又慢慢的黯淡下去,似乎是不西欢儿西欢儿这样穿着一般,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但只是瞬间而已! 很快就恢复正常! 西欢儿看着管姜。 管姜跑到西欢儿身边,看着西欢儿。笑着问:“欢儿,昨天晚上睡的好吗?” “恩,很好。”西欢儿点点头,捧着肚子,慢慢的走着。管姜小跑着跟在西欢儿的身边。 “我昨天晚上睡的一点都不好。”管姜认真的说。 “……怎么了?”西欢儿诧异的问。 管姜停下,目光灼热的盯着西欢儿:“你难道不知道吗?”看着西欢儿的目光好像要滴出水来一般的温柔。 “……” 西欢儿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她可能知道是为什么了。 管姜……真是太不要脸了。 “你是不是想到了?”管姜笑着问着西欢儿。 “不知道。”西欢儿把红红的脸蛋扭向一边,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吗?”管姜笑着挑挑眉:“那我告诉你。” 西欢儿很想把耳朵捂住不听……但她又想听听到底是为什么…… 西欢儿很纠结! 西欢儿发现自己在面对管姜的时候除了纠结就是纠结! 管姜长着和沐昀一样的一张脸,就是让她纠结的! “昨天晚上我在想你。”管姜靠着西欢儿,微微低头,在西欢儿的耳边轻轻的说,他灼热的呼吸混合着淡淡的男人味,让西欢儿脸红心跳,微微低着头,睫毛有点不安紧张的颤抖着! 西欢儿觉得自己现在在管姜面前,就好像是一个情窦初开,还没有经历过感情的单纯小女生! 他一个动作都能让她紧张不安,害羞忐忑! 弄的她好像很没见过世面一样!没有经历过男人一样! 她明明就和沐覃之间有过一段刻苦铭心的感情,还结过婚! 可在管姜面前,就好像一个单纯的小处女一般! 西欢儿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我想着你的吻,想着你的音容笑貌,想你想的睡不着……昨天晚上,我想着你,用手解决了自己的欲-望……”管姜在西欢儿的耳边轻轻的说。 “呀……”西欢儿惊叫一声,睁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管姜,猛然后退了两步,小脸绯红一片…… 管姜……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这样的话…… 他实在是太猥琐了! 居然想着自己做那样的事情! 那他是不是一直在想着她,西欢儿只要一想到自己在管姜的脑海里没有穿衣服,摆出各种难为情的姿势的画面,就恨不得杀了管姜……他怎么能这么可恶?怎么能想这些事情? 实在是…… 西欢儿不知道说什么了! 管姜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依旧目光炙热的盯着西欢儿。 西欢儿被他的目光盯的小脸发烫。双手紧张的抓着裙子。 “我……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西欢儿红着脸慌张的狼狈而逃! 在管姜温柔又炙热的视线下,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软的像水一样……再呆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管姜笑的温柔的看着西欢儿美丽的背影! 一直到看不到西欢儿的背影,管姜脸上的笑容才消失,慢慢的皱起了眉头! 今天西欢儿是特地打扮过的! 虽然没有化妆,但头发和裙子,都是认真的弄过的! 他的心里……非常不爽! 其实,在这段关系中,纠结的并不只是西欢儿一个! 他也同样纠结! “你还没有想明白吗?”沐刚看着对面的男人淡淡的问。 年轻男人低着头,好看的手拿着勺子轻轻的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我……还要再等等。” 沐刚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还要等什么?等到欢儿生了孩子之后吗?” “爸爸……再等等吧,再给我一点时间。”男人轻轻的说。 沐刚看着年轻男人,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还要等?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不想让他再等了。 沐刚召开了家庭会议!其实所谓的家庭会议,也就只有三个人! 沐刚,刘媛媛,沐覃。 “沐覃,你和宫菲什么时候订婚?你们也交往了一段时间了,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希望你们尽快定下来。”沐刚看着沐覃淡淡的说。 “……”沐覃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沐刚,难道这就是爸爸今天晚上召开家庭会议的内容? 想把自己和宫菲的事情给定下来? 可是……他和宫菲……根本就不是爸爸想象的那样! 他们这种大家族,一般订婚就代表着结婚,订婚之后,是不能轻易悔婚的! 因为一般情况下,订婚之后,两家的产业就会开始合作!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品茶的心境品人生句子朔州新闻网杀人案视频老舍济南的冬天朗诵国产品牌手机哪个最好青岛话剧小剧场三亚千古情景区门票预订深圳手机fpc厂家柴犬新闻报道台湾佛教中南山修行人生活手机推荐20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