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斗地主炸金花:

“这是有没有斗地主炸金花们的最顶尖的铸剑师精心打造的子母剑,剑身的长宽重量都是根据你们来订做的,姑娘可以握着看看合不合意。”掌柜把大的盒子打开。 盒盖一打开,冰冷的金属光芒从盒内散发出来,一柄造型精致的长剑放在铺着锦缎的盒子内,剑鞘上,镶嵌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翡翠玉。 花解语伸手握向剑柄,尺寸正好符合她的手型大小,拿起剑,轻盈的剑身让她能够轻易的挥舞,缓缓的把剑拔出剑鞘,冰冷的锋芒倏地闪现,晃得花解语微微闭上了眸子,等适应了那耀眼的金属锋芒时,她才再次睁开眼睛,那流线型的剑身,薄如蝉翼的剑刃,看起来锋利的好像能够斩铁如泥。 “这剑身是用千年玄铁打造而成,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姑娘你一定得得好好保管,小心被宵小惦记。” “好剑。”花解语虽然不懂得剑的好坏,却不得不说,这把剑,无论是外形还是握在手中的手感,都让她十分满意。 “那是自然的,那公子应该也是懂剑之人,这子母剑的设计就是由他提供的,而且他还交代过,有没有斗地主炸金花们不能再制造这两把子母剑出来,也就是说,这对子母剑,世上只有这两把。”掌柜的骄傲的道,他们家武器行可是说一不二有信誉的商家,既然客人提供的设计不能再制造第二把,那他们也绝对不会去打造,展家出品的武器,值得信赖。 “有没有斗地主炸金花这把是母剑,那小盒子里面的,就是子剑吧。”花解语把剑收回刀鞘内,放回盒中,继而又打开另一个较小的盒子。 “是的,样式一样,只不过是尺寸不同,这把子剑的尺寸,正好适合这位小公子。”掌柜的点了点头。 “辰儿,这是你的剑,试试看好不好用。”花解语把盒子推到耶律晋辰身前,朝他道。 耶律晋辰迫不及待的的伸出小手把盒中的剑拿出来,开心的挥舞了几下,喜滋滋的叫道,“娘亲,有没有斗地主炸金花好喜欢这把剑喔。” “多谢掌柜的,倘若那位公子有再次来这里,麻烦你替有没有斗地主炸金花跟他道声谢。”花解语站起身,朝掌柜道。 “姑娘请放心,我必定会转达姑娘的谢意。”掌柜的听到辰儿叫这姑娘为娘亲,不禁一愣,这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怎么会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多谢,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花解语把耶律晋辰爱不释手的子剑拿过来放回小盒子中,抱着那一大一小的盒子,朝掌柜点头道别。 “姑娘慢走。”掌柜的站起身,亲自把她送到了店铺门口。 一走出店铺门口,耶律晋辰就抢过他的子剑盒子,朝花解语道,“娘亲,我来拿我的剑。” “回去可要好好练剑,知道吧?”花解语看这辰儿兴高采烈的模样,笑了,小孩子都是图一时新鲜的吧,她很少跟小辰儿这样打的孩子接触过,只觉得这么小的小孩子十分容易哭闹又很骄纵看着就闹心,但现在看辰儿,感觉他完全不想一个才四岁大的小奶娃,倒像是个小大人一般,不用大人操心,可爱的很,让她越来越喜欢这小娃儿了。 “那当然,我练剑练好了,就可以保护娘亲了。”耶律晋辰用力点了点头,保护娘亲是他跟爹爹的责任。 “乖孩子,不枉我那么疼你。”花解语蹲下身,吧唧一声亲了口耶律晋辰粉嫩的小脸蛋。 “娘亲,人家是小男子汉了,不能随便亲亲,好丢脸。”耶律晋辰的小脸唰的红透了,他尴尬又害羞的看了看周围,幸好没人看到娘亲亲他的脸。 “哟,还小男子汉,你在娘亲的眼里就是小屁孩一个,还有,年亲亲你是疼你的表现,你怎么可以觉得丢脸呢,太伤娘亲的心了。”花解语忧伤的叹了口气,一脸神伤,“辰儿你小小年纪就开始嫌弃娘亲,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好啦好啦,娘亲你别伤心了,你要是想亲你就亲吧。”耶律晋辰急了,连忙凑过小脸去,表示心甘情愿的让花解语亲了,他不觉得丢脸了。 吧唧…… 响亮的一声在耶律晋辰的小脸上传来,花解语不客气的又亲了口辰儿,双手揉了揉他红透的小脸蛋,不禁开怀的轻笑起来,有这小萌娃在身边,她在这个时空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娘亲,我们快回家练剑去吧。”耶律晋辰扯了扯花解语的衣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看到别人都盯着他们瞧,让他觉得都不好意思了,他们一定在笑他。 “好吧,我们回家去。”花解语站起身,一手牵着耶律晋辰,一手拿着剑盒子,慢悠悠的朝路口走去。 究竟是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她会来到这个时空,那个神秘的赠送子母剑的男人,应该也是来自现代吧?那究竟是谁呢?知道她来这个时空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送她来这里的教授,另一个是叫她来这里寻找龙凤杯的神秘男人,她可以确定绝对不会是教授,教授真要是来了这里,不会这样躲着,那难道是那个叫她来这里的神秘男人? 花解语满腹疑问,越来越觉得,她来到这个时空不单纯,只能快点找到龙凤杯,好回现代去。 她不能把希望都放在耶律君轩身上去找到龙凤杯,她也该找各种途径来寻找龙凤杯了。 今日天色甚好,湛蓝的天空漂浮着白云朵朵。 轩王府上下忙成一片,都在准备着各类或大气或精致的珍贵物品。 花解语迷迷糊糊的躺在床榻上,听到外面嘈杂的声响,极其困倦的睁开眼。 一睁眼,却看到耶律君轩美得天怒人怨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花解语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往后退,却发现腰间被一只修长手臂揽得紧紧的,容不得她退后半分。 “我的小王妃,我有长得这么吓人吗?我自认可以算是大金朝首屈一指的第一美男,应该不至于吓到人吧。”看到花解语明显惊吓到的表情,耶律君轩脸上带着揶揄,薄唇弯起迷人的弧度,一双星眸似有魔力一般带着笑意凝视着她。 “呸,给老娘滚远一点,一大早的吓人,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么!” 花解语狠狠的白了眼耶律君轩,虽然耶律君轩是迄今为止她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人,却也是最腹黑最会演戏的男人,她就不能掉以轻心。 “我怎么舍得吓你呢,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耶律君轩轻笑,一句话说的轻狂霸道,而他吹散在脸颊便的乌发,更使他邪魅俊美的模样增添了一丝狂野。 花解语无语的瞅着耶律君轩,严重怀疑他有没有人格分裂,在别人面前,他是病弱温和的模样,沉默寡言的一个人,但在她面前,他绝对是一只大尾巴狼,霸道狂野又专制而且还十分闷骚,每晚都让她无法招架。 “你今天怎么没出门?”花解语奇怪的问道,这段时间来,每天早上她醒来时,耶律君轩已经离开轩王府不知道干什么勾当去了,而且是一去就去一整天。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耶律君轩伸手理了理花解语散落在脸上的青丝。 “什么日子?”眨了眨眼,花解语一脸疑惑,今天是这个时空的什么重大节日么? “小王妃啊小王妃,我的小王妃怎的如此迷糊。”耶律君轩看着一脸疑惑的花解语,忍不住摇头叹气,“今天是你出嫁后第一次回娘家省亲的日子,这次的省亲对你们女子来说很重要,你竟然忘记了?” 省亲?回娘家? 花解语脑中顿时浮现关于这个的记忆,大金朝有个重要的习俗,那便是女子出嫁后的第七日,要回娘家省亲,而这一日的省亲跟平时省亲有很大区别,这日预示着这女子嫁到夫家后,是否得到宠爱,倘若夫君偕同着自己回娘家并带着厚礼,那这女子在娘家来说可是长全了脸面,以后在娘家也会被受到重视,因此这次的回娘家省亲,所有女子都使出浑身解数来说服夫君陪同,并备上厚礼。 “那你留下来的意思是,要陪我回娘家?”花解语惊讶了,他竟然肯陪她回娘家省亲? “难不成娘子想一个人去?” 耶律君轩看到自家小王妃的俏脸上除了惊讶外,竟然完全没有一丝惊喜的表情,让他十分受打击,他的小王妃也太忽视他了。 “额,可以不回娘家不?”花解语忍不住呻吟一声,她真心不想跟花家扯上什么关系,虽然说现在她借用的这副身子是花家大小姐,但这花家大小姐在花家可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完全是被忽略到底的人啊,去了也是热脸贴冷屁股,何必呢,再说,她现在一心只想寻回龙凤杯,不想跟那些她以后不用牵扯到的人过多接触。 “小东西,你还真当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耶律君轩亲昵的捏了捏花解语的粉嫩脸蛋,把她的头按向自己的怀中,轻声道,“不必担心,我陪你回去,你的继母跟继妹不敢欺负你。” 花解语心一动,耶律君轩的语气中有着宠溺,他肯定也知道,花家大小姐自小在花家便备受欺凌不受重视,他是认为,她不想回娘家,是因为怕受欺负?不管他如何认为,他担心她的那份心,却让她有一些感动。 等等,花解语一直都觉得,江湖家族跟皇室家族联姻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一直也没机会问出口,正好趁现在问问清楚。 “为何你会娶我?” 福州一中陶云圣探清水河中秋节新闻作文费玉清歌曲沂蒙山小调手机离线地图北京大班幼儿舞蹈视频2018三星n3手机配件夜倾情2017全集散文鲁明星摩托罗拉手机v3现在多少价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