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单机版:

“现在告诉炸金花单机版,和几天后告诉炸金花单机版,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早晚几天又有什么关系,炸金花单机版还能把你对炸金花单机版说的,都给捅出去了不成,还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能让炸金花单机版知道,得提防着我,害怕你告诉我的,我告诉别人吗,莫言柯,我是你的妻子,你为什么要那么提放我,如果你觉得我是这样子的人,当初你为什么还要娶我,让我留在巴黎永远不回来不是还要好,反正你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就算没有我艾梦,难不成你一辈子不结婚了吗。真是可笑啊,曾经我以为我自己在你的心中是那么的重要,但是现在看来,我在你的心中原来什么都不是,如果真的重要,你会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吗,如果真的重要,你宁愿跑去和那个篱落亲热,我让你跟我回去,你却不理会吗。” “没有的事。” “怎么没有了,事情明明就是这个样子的,不要当我是傻子,你若真的对她没有半分感情,又为什么要做出那么伤人的事情,让篱落看我的笑话,你觉得这样子的事情很好玩是吗。” 她一下子“呜哇”了起来,嚎啕大哭。心中的委屈是越来越大。 “莫言柯,你如果厌倦了我,那你大可直说,不用如此拐弯抹角,我发誓,我肯定走的远远的,我又不是没有地方去,我艾梦的世界里也不是只有你一个莫言柯,我大可以回我的巴黎去,反正在这里大家都不喜欢我,巴不得我离开,我可以如你所愿,走的远远的,让你再也看不到我,成全你和篱落那个女人。” 他一把抓紧了她的双手,有些不悦。 “我说了,你不许说这种话,什么离开的远远的,我从来没有想让你离开,我对你是真心的,我说了这件事情是有苦衷的,我是不会骗你的。这辈子你既然嫁给了我,就是我的女人,你不管逃离到哪里都是我的女人。所以不要妄想做出逃离的决定来,不然到时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走到哪里,我就去哪里把你给揪回来。” “莫言柯,你这个疯子,你刚才吼我,你威胁我。”她瞪大眼,哭得更加厉害。“呜呜,好,我明白了,你表现的都这么清楚了,我干嘛非得要你的解释。好,我走,我这就走,再也不碍你的眼,还有,你现在跑来这里干什么,你去找你的篱落啊。干嘛跑来找我。我不稀罕你找我。” 说完,大哭着,手脚并用,从他身上爬下。 他一边被她蹭地欲火上升,一边是急得怒火中烧。拽住了她,技巧性地起身,拉她,又扣住她的腰,将她给强行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她哭吼地更加凄厉。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一直掉落。 “莫言柯,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现在装的什么在乎,你之前扔下我去看篱落,还一个晚上都在那里陪着她,难怪,那天早上回来那么累呢,原来是陪着她太累了是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在一起干了什么好事情,孤男寡女的,那个女人对你又存有非分之想的,你回来的时候不是还说是因为舅舅的事情很忙吗,亏我还相信你的鬼话,真是见鬼了,你们不是很潇洒吗,我走了给她让地方,不是很好,你装什么装,放开我啊。我不需要你现在在这里给我假惺惺,赶紧给我放开。” 手被他按住了不能动,她就抬脚踹他,他默默挨了好几下,最后终于成功地用自己的身体将她彻底给压住。 “老婆。”他大吼了一声,本意是想喝住她,哪曾想,她被吓得一缩了肩膀之后,扁扁嘴,哭得越发厉害了。 “莫言柯,你就知道凶我,你有本事,现在就把事情告诉我。”她这是激将法,当然是小乐告诉她,她说一般人都是吃这么一套的,这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不是女人的专长吗,只要多哭点眼泪出来,到时候,男人一定会心软,再到时候说点刺激他的话,应该是能把他心里的事情给交代清楚了吧。 这是小乐给她出的主意,但是看来,在这个男人身上一点用处都没有,想着就哭着越发的厉害了。 这把他给心疼的,立刻就哄啊。 “老婆,我对篱落只是演戏,不是真的,你别哭了,你这样子哭,哭得我心都碎了,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你这样子哭了,等一下明天你眼睛会红肿起来的。”毕竟是正月里的,也不想让她真的弄成这样子。 艾梦一愣,听到他说的话,突然一想,莫非男人要说实话了,莫非,小乐的办法奏效了,突然就打起了精神,“为什么要演戏。”她质问。 他皱眉。“这事真的和舅舅有关,但是现在我谁也不能告诉,这是一个秘密。” “你骗鬼去吧,什么秘密不秘密的,你和她若是真的演戏的话,你能不告诉我,如果真的和舅舅有关系,你会什么都不和我说,莫言柯,我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子的话,我一听就知道你是骗我的。” 使劲全身的力气,她又开始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哭,很快,就弄得气喘吁吁,小脸涨的通红通红的。莫言柯心惊地看着,都觉得这个小女人会因此而窒息过去,感觉是太激动了一些。 “老婆”用身体压着她,他用双手捧住了她的脸,艰涩地开了口。“老婆。你不要激动好不好。你不要那么激动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真的相信我好不好,我是不可能做出欺骗你的事情来的。至少现在,我什么都不能说,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我和篱落之间不是真的,只是演戏,但是至于我为什么要演戏,我真的还不能告诉你。你一定会知道的,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我求求你,老婆,不要逼我了好吗。” 我求你。艾梦吃惊了,这个男人,居然说求他。 他是莫言柯艾,让他说出一个“求”字,是多么的难,可是现在她居然说他求她。 买卖宝买手机安全吗马克吐司梦的衣裳电视剧草原的夏天广场舞双人网络红歌分手费翔李咏有手机道词典下载车载支架手机带充电临夏方言散文阅读题花都开好了歌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