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地主第五关怎么过:

黑冥和拉威尔死了,他们的手下的两个基地,变得群龙无首,漠河基地和拉亚基地,现在已经混乱不堪。 作为始作俑者的莫天晟他们,已经再一次接到任务,潜伏进了漠河基地和拉亚基地,任务的内容很粗暴,就是夺取漠河基地和拉亚基地的控制权,把这两个基地变成自己的。 金三角的水,已经浑浊的看不到清澈,所以也不在乎有谁会来夺取了。 莫天晟和艾负责漠河基地,漠河基地的面积比拉亚基地大,也最难控制。 陆云龙和亚瑟负责拉亚基地,拉亚基地相比较就小的很多,里面的极权分子也少,可以用最快速的方法控制下来。 潜伏在漠河基地的日子里,莫天晟和艾已经了解了很多相关的讯息,他们抽取出最有利的信息,决定稍加利用,变成最有利他们的。 “行动。”他们在漠河基地办公大楼的某一间办公室的窗户外面,他们已经埋伏了很久,里面的人,是最有可能能获得漠河基地控制权的人。 这个人名叫若斯,他的手段比黑冥隐忍,脑子却和拉威尔一样聪明,可是若斯这个人,为人很谨慎,做事喜欢计划之后才实行。 包括这次成为漠河基地的老大,就是他在漠河基地最混乱的时候,站了出来说了一句。 ‘谁都想当老大,可是位置只有一个,若是你们再这样继续争论下去,只怕漠河基地也将成为历史。’ ‘既然谁都不知道该哪个人当基地老大,不如公平公正的选择,用自己的势力来证明如何?’ 若斯一步一步的抛下自己的饵,把人引了进来。 他要把漠河基地,名正言顺的放在自己的名下,让它抹去黑冥的身影,只留有他若斯的身影。 若斯的野心很大,目前来说,只想拥有漠河基地,其它的事情,他会用自己的实力,手中的权利,一步一步的实施开来。 若斯在办公室里奋笔疾驰,他有很多文件要批,有很多演讲稿要准备,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你们是谁?”身后突然出现的人,没有让若斯感到惊吓,用很平静地语气问他们。 “斗地主第五关怎么过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那个机会当上漠河基地的老大。”一柄寒光凛凛的刀,已经抵在了若斯的脖子上。 “你们是杀黑冥的人。”若斯放下手中的笔,慢慢地站起身来,架在他脖子上的刀,也随着他的动作变化,可是依旧贴服着脖子,没有移开半分。 若斯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们一个冷俊,一个英姿煞爽,是最搭配的两个人。 “如果你们要杀斗地主第五关怎么过,在你们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你们就应该动手了,如果斗地主第五关怎么过猜的没错,你们没想要斗地主第五关怎么过的命,或者该说是,你们想要斗地主第五关怎么过与你们合作,做好这个基地的老大……”若斯真的很聪明,他仅凭自己的猜测,就猜中了莫天晟和艾的打算,说的头头是道。 “你确定你不会死吗?”莫天晟牵动出一抹嘲讽,太过聪明的人呢,真的是很让人不喜。 “我确定,莫天晟先生。”若斯伸出那双修剪漂亮的手。 若斯这个人,不像金三角本地的人,他的脸型和身高,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人,他是一个混血儿。 若斯长得很柔和,是的,一个男人长得柔和,却没有娘气,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时候,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某个企管精英呢。 “我确定。”若斯依旧伸着他的手。 “你太过聪明了,把这份协议签好,我就决定考虑不杀你。”艾晃了晃手中的文件,这是刚才她从莫天晟的手上抽过来的。 她很不喜欢若斯的自信,她想要狠狠地撕下来,一看到若斯,她就会想起那个戴着面具为生的拉威尔,因为拉威尔死前的最后一枪,乐迪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虽然脱离了危险期,重度昏迷的乐迪已经被送回华夏国医治。 今后的若斯会不会成长到拉威尔的地步,可现在的若斯,已经有了那个苗头,能煽动所有的情绪,走进他设置的圈套里,这样的人还能算简单吗? “能让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协议吗?”若斯临危不乱,嘴角含着浅笑。 “若斯先生,漠河基地完完全全可以换个傀儡坐在上面,你要知道,我们既然能杀死黑冥,那么不管漠河基地将会有谁继任,我们依旧能够杀死!”莫天晟狐狸一样的笑说着,淡淡的警告,穿梭在每一个字眼里。 “我很清楚,你们的手段,我也有所耳闻,我不会轻易把自己的性命结束在这里,互利双赢的机会,我会好好把握住。”若斯说的很诚恳,已经在认真翻阅文件内容,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动,就像这个人,身上的气质,一直维持着柔和。 或许,刚才艾的想法有所保留,这样的人,已经修炼到了拉威尔一样的功力,能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掩藏起来,变成最无害,最不会伤害人的一面。 若斯看完了文件,装了回去之后,又递回给艾。 “我看完了,里面的内容,有些我能接受,有些我不能。”若斯说出自己的意见。 “是吗?若斯先生,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这只是告诉你,如果你不签下自己的名字,那么漠河基地的位置,将会再换一个人来坐,毕竟能者很多,位置只有这么一个。”莫天晟卷起了那份文件,在手里揉成一团,又慢慢地展开,对半撕开来后,摊在手上给若斯看了一眼,接着那些文件成为了粉碎,在窗外随风而去。 “机会,永远只有一次,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若斯先生,我们期待你的回复。” 莫天晟和艾对望了一眼,艾抽回了架在若斯脖子上的匕首,他们刚才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就从哪里离开。 办公司里,若斯一个人站在那里,他抚摸着脖子,上面没有划破的痕迹,但那种刀架在脖子上的触感,依然很清晰的存在。 若斯隐隐的笑出了声,笑的如沐春风,却又残血。 能到今天的地步,他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受了多少伤,训练了自己多久,尤其是这张脸上的表情,只要他想,可以完美无缺的表现出来。 “他会不会同意?”艾和莫天晟在他们临时住的一间房子里,这里面的设备齐全,也很安全,一般不会有人想到,他们会住在漠河基地里,还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 “他会同意,一个贫民窟出身的人,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容易,他绝非愚笨之人,也不黑冥那种妄自非大的人。”莫天晟把艾搂进了怀里,深呼吸一口艾身上的气息。 自从来到金三角后,莫天晟就不能随心所欲的抱一抱艾,他们随时随地都处在相对危险的地方。 “莫天晟,一直以来谢谢你。”把头埋在莫天晟的怀里,艾同样做出了一个动作,深深地呼吸着莫天晟身上那种令人心安的气息。 两人就着拥抱的姿态,静静地站在房间,厨房里烧开的水,在那噗噗噗的响着,不断地摧打着盖子,可这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有动作。 艾在莫天晟的怀里睡着了,莫天晟把艾抱起来,轻柔的放在床铺上休息,为她脱下鞋子和外套,又用盆装来热水,帮艾擦干净脸和水,又轻手轻脚的帮她洗脚。 所有的动作,都没有吵醒已经熟睡的艾。 莫天晟做完这一切后,就回到了厨房,艾这一觉不会睡得很深,他还是要做一些吃食在厨房里准备着。 香浓的味道从厨房里飘散出来,在房间里流淌,莫天晟没有独自吃,反而回到房间里看了看艾有没有醒过来,见艾依旧睡得很香,他也爬上去和艾睡在一头。 两人,头靠着头,睡在那里,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七八点的样子才醒过来。 艾清醒过来,室内一片黑暗,她的身旁,浅浅的呼吸声传来,她的腰上,被一只强健有力的手搂着,她的后背贴在一个温暖又有些炙热的怀抱里。 她这是被莫天晟搂抱睡觉了吗? 艾不敢有动作,她怕自己一动,莫天晟就要醒来,莫天晟这几天辛苦了,还是让他好好地休息。 过了很久,艾的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莫天晟醒了过来,手无意识的在艾的腰上又搂紧了几分。 “既然都醒了,为何不早点叫我起来?”贴着艾的耳垂,莫天晟轻轻地含着,低沉磁性的嗓音,问着身体明显僵硬了几分的艾。 “你、在睡觉。”艾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再次贴上莫天晟的后背。 天呐!这是遭罪啊! 莫天晟到底想要干嘛?耳垂酥麻酥麻的,还带着湿润。 “你可以叫醒我,不管用什么办法。”莫天晟说的暧昧,把艾紧紧地搂抱在怀里。 “艾,这样的感觉真好,你镶嵌在我怀里的时候,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那样。” “我一直都想这样抱着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早晨醒来的时候,都让你在我的怀里醒来。” “艾,你愿意吗?” 她愿意吗?她在内心里问着自己,是否会愿意这样呢? 莫天晟这样的男人,本该是很多女人争抢的对象,可是她…… 新闻老照片值多少钱文章写作顺序四川新闻2015苹果手机4数据线短手机飞信密码怎样电脑一个手机两个陌陌熊出没变形记种子手机口语100手机版单机三国志手机充话费移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