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春赌片:

夜深人静,冷风吹拂。 月夜下,叶龙潜伏在半人多高的草丛之中,一支冷箭已经对准了前方两个人。而在他们不远处,有着另外三个人在小心翼翼的巡逻。 再过十分钟,那三个就将巡逻到叶龙这里,可如果现在叶龙冲那两人开箭,就必然会引起另外三人的警觉,而他四周没有太多的掩体,想要瞬间从三人密布的枪击下逃离到远处的掩体似乎不太现实。同时,这三人的枪声会引来,附近的人。 “不行,必须要无声解决战斗!”叶龙喃喃着,观察着四周。 他在这里没有布置陷阱。不过这四周实在没有什么利用的东西,很明显,这五人都是高手,互相组成合作之势,一方有难另一方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反应过来并且支援。 “看来只能试一试了,尽管风险极大,但如果不试,他们一定能开枪,只要一开枪,陈小春赌片的风险更加大增。就算陈小春赌片失败,可也有非常大的机会打在手上让他们无法开枪。那就试一试吧!” 叶龙深吸一口气,然后憋住这口气,从背后抽出三支箭搭在了箭弦上。 这支弓是他自制的,尽管相对来说精度已经足够了,可毕竟还是没有专业生产出来的精度高。如果是专业生产的手工弓,他三箭齐射的准度很高基本能够将敌方三人一击必杀。 可现在他没那么大的把握,他之前曾试过,时常能种,时常会失手。 搭上箭,瞄准敌人,调好角度。 噗噗噗! 三道破空声响起,三支利箭骤然爆发,瞬间射至那三人面前。 三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就中箭了,然而这三箭中只有两箭射中敌人的脖子,而另一箭则射在敌人的手上。 可这时,叶龙几乎来不及多想,再次搭箭,换上两支,转身想也没想射向了另一边的另外两个人。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支箭成功,射在敌人胸膛,另一只却失手了,只射在胳膊上,并没能一击毙命。不过这瞬间还是令敌人失去了战斗力。 好在此时两人离叶龙已然很近,叶龙甩出匕首,瞬间刺中那名刺种胳膊的家伙的脖子上,直接就让他断气了。而在甩出刀的同时,叶龙看都不回头看一眼,转身冲向边一边,那还有一名手被射穿,暂时没机会开枪的人。 那人看到叶龙飞速冲来,吓坏了,当即想开枪,可他的手根本开不动。于是匆忙间他想换左手开枪,可此时叶龙已经冲到了他面前。 砰! 一拳狠狠的砸在他脖子上,咔嚓一声,脖子硬生生被冲断了,瞬间气绝生亡。 叶龙长呼一口气,他看了看四周,于是将这几人的武器收好,然后选择一个地方藏起来,接着将这些死人拖住,然后拽到了不远处的一处泥潭里面推了进去,很快,他们就被泥沼吞噬了。 看到这处泥沼,叶龙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主意。 他考虑到后面很可能就要用到它,所以,必须想个办法让自己能够呆在里面不被吞噬。可此时他已经想到一个好主意了。 他从战利品中寻出一根绳子,然后将它牢固的绑在一棵树的树根上,接着再把树根埋好伪装好,看不出一丝痕迹,随后再在地上挖掘出一条绳粗的小沟,一直通到沼泽边。 然后将绳子埋进去,伪装好后,将绳头给藏在了一块石头底下盖好。这石头就是沼泽边。 如果以后他需要用到这个沼泽,就能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如果光靠自身的摆动,无人影响的情况下,叶龙能逃出来。可如果是有敌人在追杀的情况下,他也不是神仙,进去必死。 可如果有这根绳子就不一样了,他有足够的底气将自己拉出去。哪怕有敌人追杀他也不怕。 做完这些之后,叶龙这才消失在夜色之中。 夜色是最好的保护色,尽管敌人有夜视仪,可他也有,而且他对这里一草一木很熟。有着天然的优势,他必须要乘现在有优势,尽可能的将敌人干掉。 可不得不说的是,这一次派来的都是高手,这些人显然已经感觉到了有一丝不对劲,开始抱团取暖,不给叶龙一个个暗杀的机会。 因为他们太了解叶龙了,跟他单干就是找死,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家互不远离,步步为营的前进,只要这样,就一定能够困住叶龙,然后找到机会杀死他! 就在叶龙这里已经进入战争开端的时候,远在美仑斯,已经被废去双劈,脸色苍白的死神正坐在布罗利的家的床上。 布罗利伤心的在一旁倍着。 “傻小子,哭什么,陈小春赌片还没死呢?再说了,陈小春赌片跟你无亲无故,陈小春赌片死了也不用你哭!” 闻言,布罗利哭的更伤心了。 “你是我的老师,就是我的亲人,是你教我本事,是你给我人生的希望。我不想你这样子。” 然而死神却惨笑一声,说道:“可惜,你的老师现在开始已经是个废人了。不能再战斗了,这对于一个雇佣兵来说,是多么惨的事啊!甚至,连老师的老师,都已经死了。” 说以这里,死神脸上露出惨然的一笑。 他上次虽然带着布罗利在对方准备十足的情况下,刺杀贪狼成功,可他也付出了血的代价,硬生生被剑神斩了手臂。要不是他福大命大,他甚至已经回不了美仑斯了。 可这一次的战斗却实在让他心里不舒服,说到底,他还是太过低估龙王了,原本还想再找机会杀死龙王,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一想到这里,他目光一亮看向哭的稀里哗啦的布罗利。 “小布罗利,你听着,老师已经不再有资格成为一句杀手。但依然有资格成为一名杀手的老师。从今天开始,我将要对你进行魔鬼般的训练。但你在以后实力足够强大之后,必须要完成老师毕生的一个心愿。” “老师你说,只要我能做得到,一定帮你完成!” “杀了龙王!” “好!老师,以后我一定帮你杀了龙王!” 看到布罗利认真的表情,死神笑着点点头,苍白的脸色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很好。来扶我一把,我们现在就去训练……”死神努力一下,自己坐直了身体,想由布罗利扶着出去,然后立刻开始对布罗利的训练。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掌声却从门外传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死神脸色一变,猛的一脚中布罗利踹开,然后望向门外。 然而门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传来一阵脚步声。 “真是师徒情深啊,想不到曾经不可一世的死神如今却落到了这般境地。哦,对了,我似乎忘了,连死神的老师卡默尔都死了,更何况是你呢?” 声音说完,在昏暗的灯光下,走出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标准的西方人,可他穿的却是一身东方人的长褂,一身白衣胜雪,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有股说不出的气质。 “你是谁?”死神苍白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子非常的厉害,哪怕是他全盛时期都未必能杀死对方,现在的他,只能是被宰割的份了。 “哦,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维斯。或许你没听过,不过你应该听过我的第二个名字。”说到这里,纳斯静静的看着死神。 死神盯着维斯看了很久,竟说道:“其实你是谁我也无所谓,哪怕是美仑斯的国君我都不在意,我只想知道你深夜造访,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呵呵,死神还真是快人快语,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做无畏的自我介绍了。我想从你这里得到的东西很简单,龙王的资料。” “什么意思?”死神眯起了眼睛。 “很简单,比起你徒弟帮你完成心愿来说,我觉得我可以更早的帮你完成心愿。那就是杀死龙王。当然,包括他那几个兄弟的资料。听说你这次似乎就是栽在他的一个下属的手上。” “哼,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有能耐你自己去试试?那家伙的近身剑法强的一塌糊涂,要不是我实力足够,早就被他斩成肉泥了,不管你是谁,你也未必就能在对方的剑术下讨得了好!” 维斯顿时笑了起来,说道:“死神先生都到这地步了心眼还是那么多。放心,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不过人确实会去会一会他,但我会做足了准备。” 对此,死神也只是冷笑一声,因为他也是做足准备去的,可还是低估了对手。 “我凭什么要给你龙王以及他下属的资料?” “难道你不想我杀了他吗?” “相比于你杀了他,我更愿意我的徒弟杀他,毕竟我的徒弟是我培养出来的,相当于是我杀了龙王,那样的话,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维斯想了想,点点头:“有几分道理。不过……如果我杀了你徒弟呢?” “我已经落到这步田地了。能做的就是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管成与不成我都要拼一拼。如果你真的选择要杀他,我也阻拦不了,我相信你有那个实力。同时,你也可以杀了我。我也不会说什么。从我踏入这行开始,我就已经有了这种觉悟。如果你认为这个可以威胁我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死神说完,看向小布罗利,问道:“你怕不怕?” “只要跟老师在一起,我就不怕!”说完,他恶狠狠的盯着维斯。 维斯微微一笑:“不错,死神还是那个死神,并没有因为失去双臂而堕落。好吧,看在你这么有骨气,我就不杀你了。不过你必须把龙王以及他下属的资料给我。如果不给我,你们就对我没用,那我可真要杀了你们了” “我可以给你,但我需要钱!龙王你可以先杀,但小布罗利我一样要培养,我要将我身上所有的本事传承给他,否则死神死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死神了。那不行,我要让死神之名,一辈子的流传下去。” 听到这话,维斯有些惊讶,随即笑着点点头:“不错的想法,你这么一说,连我都想收个徒弟了。嗯……那好吧,尽管我也不宽裕,不过为了你这份心意。我支援你一百万仑币。够你好好培养他一阵了。把资料给我吧!” 死神相当意外,他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竟然这么舍得,一出手就是一百万仑币。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说道:“那就谢谢你了,我这就把龙王的资料给你。” 说完,他转身到了房间内枕头底下拿出了一叠厚厚的资料交到维斯手中。 “多谢,认真培养这小家伙吧,他似乎很有天赋。”说完,维斯转身离去。 死神点点头,可当看到维斯离去的背景时,他瞬间瞪大了眼睛,甚至倒吸了口凉气。 “传……传说中的杀手……撒……撒旦……” 永久免费手机app手机为什么打不开淘宝网页五四表彰大会新闻稿新时代健康产业集团大骗局我的父亲我的儿子豆瓣南川新闻视频苹果手机怎样导出录音青年说3月2日有道手机词典手机下载父母禽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