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83.net:

“是啊,还是小洁救的www.1183.net呢,www.1183.net要感谢她的可是她……” “好了,现在你可以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了,只要回答www.1183.net的问题就好了。” “哦。” “www.1183.net现在问你,你还记得那个小混混长什么样子么?” “记得,www.1183.net当然记得他的样子,化成灰我也记得的。” “好,那你现在画出那个小混混的样子来。” “可是……可是我……” “喂你有什么可是的,要你画你就快点画的,这可是找到小洁的关键呢。” 一旁的宋一浩早就被韩言无休止的可是给搞的没有丝毫耐心了,他狠狠的瞪着韩言,一脸威胁的说着。 “可是我不会画画。” “去死,画画你都不会。” 听到韩言的回答,宋一浩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一巴掌拍在韩言的后背上,恨不的把他肥硕的脑袋给摘掉当球体。 “好了浩子,你这么激动也没有用的,现在我打电话联系国内知名的刑侦画家,到时候根据韩言的描述画像。” 关键时刻还是贺毅冷静,他拿出电话摁下一串数字之后就开始焦急的在椅子上等待刑侦画家的到来。这一段时间里会议室里变得格外的沉默,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祈祷董小洁等平安无事。 头上黑色的布袋子已经被摘掉了,董小洁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恐惧。小混混再也没有进来,也许是在外面被自己的老大狠狠的教训了吧。填饱了肚子,董小洁的心里也没有那么的惶恐了,她开始谋划着怎么才可以逃脱这个恐怖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总是会出现那个男人的样子,他深邃的眼神,冷俊的脸以及鼻翼那一刻闪烁着光芒的钻石鼻钉。 似乎是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房间一旁的门忽然打开了。一身黑色休闲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眯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嘴巴里衔着一支烟。透过明明灭灭的光亮以及烟雾,董小洁有些看不清楚男子的样子。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董小洁忽然有些紧张。她的心里有种想要说话的欲望,可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房间里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变得忽然凝固了。 许久之后,男人嘴巴里的烟变成烟蒂丢在了地上,他站起身狠狠的踩灭余光之后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听说,你家里很有钱?” “我家里没有钱,那是贺叔叔家。” “哦,你不是姓贺的家里的女儿?” “我跟贺叔叔,没有一点关系呢,我只是他领养的一个孤儿。” 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董小洁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颤抖。她的鼻头一阵阵的酸涩,忽然好想依偎在贺毅的怀抱里尽情的撒娇。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绑架她的男人,有些不自在的闪躲着眼神。 “听说,姓贺的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曾经做过许多不可见人的事情,我想这些你一定不知道吧?” “你胡说,贺叔叔是天底下最好最慈善的企业家,怎么可能会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听到自己喜爱的贺叔叔被诬蔑,董小洁一脸义愤填膺的看着男人说着。她脸上的倔强和怒火让男人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微微的笑了起来。微笑着的他看起来就像是漫画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男主角,身后仿佛能开出一团美妙的花,让董小洁忽然之间有些呆了起来。 忽然,那男人站起身走到董小洁的身边,蹲在地下一直用一种让人迷醉的眼神看着董小洁。在他的注视下,董小洁有些不好意思的挪了挪身体。 “呵呵。” 男人的笑声极其的细微,但是因为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董小洁依然清晰的听到了。她有些奇怪的侧过脸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三厘米远的男人的俊脸,看到她眼底的一抹不服气,男人的笑声变得更加的欢乐。 “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笑而已。” 董小洁气鼓鼓的撇过脸去,男人沉默了一番之后也站起身子重新走回椅子旁边坐下来。他用极其优雅的姿势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放在嘴巴里点燃。淡淡的烟草味开始充斥在整个寂静而空旷的房间里。董小洁一直用眼神的余光看着一旁的男人,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迷醉在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里。就仿佛他是天生的王者,带着一种不容人忽视的光芒。 “是不是男人都喜欢抽烟?” 不知道怎么,这句话在董小洁还没有思考的情况下就脱口而出。她的话音刚落,男人就用修长的十指和中指夹着细长的白色的香烟,微微眯着眼睛看了看,有些不置可否的露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继续抽着还有一大截的烟。 “你这样绑架我,不怕贺叔叔报警抓你吗?” “贺毅不敢抓我的,我手里有他的把柄。” 男人用极其不屑又轻蔑的声音说着,仿佛贺毅是他这一辈子鄙夷的人,根本不值的尊重,更不应该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 “贺叔叔很好的,贺叔叔是好人,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董小洁努力的挺起胸膛,义愤填膺的看着男人。她可爱的倔强让男人再一次笑了起来。 “傻姑娘,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不是仅仅凭着表面想象就可以评判一个人的好坏的。” “可是就算贺叔叔以前做过坏事,他现在是好人啊。既然现在是好人,你又何必抓着过去的坏事不放呢?” “啧,你太天真了。他现在不做坏事就能表示那些曾经被他害过的人也不再记得那些伤害吗?” 男人犀利的反问让董小洁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她低下头,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里滑落在地面。她不懂,不懂自己的贺叔叔明明那么好,怎么会是坏人。 “放心吧,我只是从贺毅身上讨回一些债。不会把他怎样,也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以为董小洁是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于是便出言安慰了几句。之后他便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董小洁的时候她才敢放声大哭,她有些凄厉的哭声从并不太完好的铁门里传出去,击打着男人的耳膜,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隐隐有些混乱。 用力的甩甩头,男人把自己脑海里混乱的思绪扔出去,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斜靠着柱子抽了起来。 在会议室里焦急的等待了半个小时,贺毅认识的刑侦画家终于姗姗来迟。所有人都平气凝神的听着韩言的描述,看着画架手里快速舞动着的画笔。不多时,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像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贺子文双手环胸,皱眉看着画像里的小混混,眼神里闪烁着恨不得吃了他的光芒。 “贺老板,画像我已经画好了。你们需要报警吗?” “不用了,我想先等等看,小洁是不是被人绑架了然后再考虑报案与否。”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随时和我联系。” “那就麻烦您了。” 贺毅有些疲惫的说着,用眼神示意一旁的秘书送刑侦画家离开。等到会议室里只剩下最初的几个人的时候,贺子文才清了清嗓子缓缓的开口。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这个小混混,他最有可能知晓小洁的消息。” “那我们要怎么去找啊,紧紧凭着一张画像,简直是大海捞针呢。” “是啊,不如我们报警,让警察帮忙找吧,那样会快一点的。” 韩言和宋一浩纷纷皱眉说着,显然他们的话并没有被贺子文采纳。他依然双手环胸,皱眉的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 “把画像给我,我有办法去找。” 贺毅伸出手接过贺子文手里的画像,凝重的看了一会儿之后毫不犹豫的从怀里掏出手机,摁下一串刻在脑海里却已经许久不曾拨打过的电话,希望这个号码还有人在用。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听到另一端传来的声音,贺毅有些犹豫。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开口和电话里的人交谈了起来。看着贺毅脸上有着挣扎和矛盾的表情,贺子文有些奇怪的皱着眉头,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在说话的贺毅。即使父子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融洽,但是贺子文还是能从贺毅的表情上猜测到什么。 一阵神秘的低声交谈之后,贺毅用手机拍下了画像上小混混的样子传给了手机另一端的人然后就挂断电话开始紧张的等消息。 此时,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贺毅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五分钟之后贺毅的电话终于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他快速的拿起电话摁下接听键,电话另一端传来的确是管家陈博的声音。 原来是陈博打电话来询问是否有董小洁的消息了,有些失望的挂断电话,贺毅双手交叠在一起,用力的互相扭曲着。终于,电话再一次不负众望的响了起来。这一次是好消息,小混混的地址已经查到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让所有人的心都不可抑制的快速跳动着。 “现在我们就去小混混的家里找他逼问小洁的下落。” “好,我和你一起去。” 贺毅父子俩各自站起身准备走,可是贺毅的电话却再一次的响了起来。所有人的表情都在一瞬间变得呆滞起来,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贺毅的电话上。 “喂,我是贺毅。” 鼓起很大的勇气,贺毅再一次对着电话説着,这一次他听到从话筒里传来的一声轻蔑的笑声。那一声笑不太明显,可是却像是一根刺狠狠的就扎在贺毅的心里,他的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一股巨大的压抑感围绕在他的周围。 “你是谁?” “我是谁你一定很清楚吧,所以不用装腔作势了。” 电话里传来的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让贺毅如遭雷击,他的身影略微有些不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迫使自己镇静下来。贺毅用有些惶恐的眼神看了一眼贺子文之后,便有些躲避似地拿着电话走出了会议室。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要回本来应该属于我的,放心,我是不会伤害董小洁的。还有,这件事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解决,我就不用费心思教你了。” 苹果5s手机膜花国际新闻头条视频经典诵读节目表演手机我的梦网乐视超级手机投影功能李成玉新闻会客厅手机二手正品苹果6百度手机助手安卓版官方下载qq在基督里长进王国显苹果手机修改运营商名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