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地主没有欢乐豆怎么办:

尹婉儿乖巧的点点头,既然郁夜臣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不过,这样也好,郁夜臣不回来的话,自己就可以出去好好的玩一下,不用在装什么良家妇女了。 “好,夜臣,那欢乐斗地主没有欢乐豆怎么办先回去了,你要好好的,早点睡啊。”郁夜臣将尹婉儿拉了过来,深深的在尹婉儿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看着尹婉儿离开的背影,郁夜臣不禁叹了一口气,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明明说不想要再去想那个女人了,为什么现在自己的心还是那么的痛呢,是不是还是有些舍不得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终于能够解放的尹婉儿回家好好的给自己打扮了一番,去了魅惑(一家专门是给富婆提供服务的夜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牛郎。) 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倒是没有注意过那些,不郁夜臣已经好几天没有跟自己在一起了,尹婉儿的内心免不了有多少的饥渴。 尹书晴说的对,尹婉儿就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喜欢各种夜店和酒吧,混迹于这样的生活当中不能自拔,就连自己的初夜,也是匆匆的给了一个人。 尹婉儿画着精致的妆,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的模样,来到了魅惑,一个牛郎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来到了这种地方,不觉心中有点想法,上前对尹婉儿吹起了口哨:“美女,怎么?自己一个人,是不是有些寂寞啊。” 尹婉儿眯着好看的杏眼,看着眼前这个不三不四的牛郎,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微笑:“怎么,你想要约欢乐斗地主没有欢乐豆怎么办?” “难道欢乐斗地主没有欢乐豆怎么办不可以吗?”牛郎慢慢地靠近了尹婉儿,似乎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 尹婉儿嗤之以鼻看着眼前的牛郎,慢慢地凑近了牛郎的脸:“对,你不配,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欢乐斗地主没有欢乐豆怎么办!” 说着,转身就离开了。 牛郎不禁嗤之以鼻,一个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女人怎么会这么挑三拣四的,抖了抖自己裸露着上身的肌肉,难道欢乐斗地主没有欢乐豆怎么办不配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富婆来到了那个牛郎的身边:“哎呀,宝贝啊,你在这里啊,我可想死你了呢。” 一个半老徐娘的女人,扭动着自己满是肥肉的腰冲着那个牛郎娇笑着。 那个牛郎直接搂过那个富婆的肩膀:“亲爱的,我也想你了,今天晚上我会好好的对你的。” “哎呀,你真坏啊。” 尹婉儿看着这对根本就不搭配的男女,不屑的一笑,点起了自己指尖夹着的烟,抽了起来,难道这里就没有什么好的男人让自己选择了吗? 就在尹婉儿抽完了自己的烟想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貌似是经理的女人来到了尹婉儿的面前:“姑娘,你是来这里找牛郎的吗?怎么不找一个小伙子好好的玩玩啊。” 媚笑的看着眼前的尹婉儿,看到尹婉儿的穿着,就知道尹婉儿根本就是一个有钱的富婆,而且这个富婆还跟别的富婆都不一样,一个年纪轻轻女人竟然来到了夜店这种地方,对于经理来说,可是难得一件的事情,况且眼前的这个女人长得还这么的美,自己为什么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呢。 “我是来这里找牛郎的,但是那样的货色,我根本就看不上。”尹婉儿丢掉自己手中的香烟,指了指刚才跟那个富婆走出去的那个牛郎。 经理看了看,笑着说道:“好好好,那样的牛郎在我门这里只是身材好,根本就不是什么好的货色,我们这里刚刚来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我还知道其中一个不光人长得不错,而且还是个处,好多富婆想要来这里约他,他都没有同意,你可以看看你行不行啊。” “好,那就去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竟然当了牛郎,还是一个这么保守的人。”尹婉儿不屑将自己的烟用脚碾了碾,跟着经理就走了,她就不相信谁还会比那个郁夜臣更加的迷人。 来到了一个豪华的小包间里,里面没有别的人,就在尹婉儿很是奇怪的时候,经理突然神秘的一笑,冲着门外喊道:“陈锦,进来吧。” 通常都是客人挑选牛郎,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是牛郎挑选客人,尹婉儿不觉有些可笑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只是觉得一切都很是荒唐,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听到了经理的喊话,那个叫陈锦的人走了进来,同样是光着上身,脸上戴着面具来到了尹婉儿的面前。 “我说陈锦啊,这次我可是尽了我的最大的努力了,你是一个牛郎,虽然我很是不想要将你这个宝贝拿出来,但是没有什么办法,谁让你是我的摇钱树呢?” 经理媚笑道:“这次不知道你能不能可以,不过现在我得出去了,免得打扰你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经理适时的出去,将门给关上。 尹婉儿看着眼前的这个牛郎,光着的上身的肌肉实在是有些太诱人了,尹婉儿真得恨不得想要要上去,好健美的身材,跟郁夜臣的身材简直是没有多大的区别。 尹婉儿不禁吞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虽然很是想要,但是对与自己来说,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矜持,矜持才是。 陈锦看了尹婉儿一眼,慢慢地靠近了尹婉儿,慢慢地将自己的面具给摘了下来,露出那张俊朗地脸。 尹婉儿竟然在一瞬间竟然是慌了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长得为什么这么好看。 不亚于郁夜臣的长相,俊秀地脸上,一双桃花泛滥地眼睛紧紧看着眼前的尹婉儿。 尹婉儿笑着看了眼前的陈锦一眼:“想要我吗?” 陈锦没有说话,尹婉儿慢慢地将陈锦给推开,站了起来,慢慢地褪去了自己的衣衫,露出傲人地身材和洁白无瑕地肌肤。 陈锦皱了一下眉头,走过去将尹婉儿的衣服给披上:“你来这里难道就是想要和男人做这种事情地吗?” “难道不是吗?你只是一个牛郎罢了,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尹婉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朝着陈锦的嘴就吻了上去,这个男人的唇这么的凉,到底是让自己爱的不行啊。 可能是实在是受不了尹婉儿的挑逗,直接将尹婉儿打横抱了起来,狠狠的丢在了床上,一夜欢愉,倒是让尹婉儿很是痛快,有种报复的快感,郁夜臣,叫你日日夜夜的思念着尹书晴,这一次我必须给你带进绿帽子,哪怕我会死。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屋子里,看着怀里娇小的人,陈锦真得有种冲动,不想要将这个女人给放开,这个女人实在是舍不得,为什么见到她的第一面,自己的心竟然这样被狠狠的抽动,尤其是再她说想要我吗的时候,他的内心就狠狠的被颤抖着你,这究竟是为什么,他与她根本就不认识啊。 尹婉儿慢慢地在陈锦的怀里醒了过来,看着身边的陈锦,皱了皱自己好看的眉头:“可以了吧,我现在要回去了。”陈静有些不知所措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尹婉儿坐了起来,光洁的后背冲着陈锦,乌黑的长发倾泄而下,显得十分的诱人。 陈锦不禁吞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 “好了,这是昨天你的酬劳,还有,我记得经理说过,你是个新手,怪不得昨天晚上那么的生疏,所以我在原有的酬劳上又给你加了一些,作为你的补偿。” 尹婉儿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沓的钞票放在了床边。 穿好衣服收拾好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真哥哥过程中,陈锦一点话也没有说,他看着这个女人,想着昨天晚上的模样,真得是让他心疼,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是这个模样。 看着她拿给他的钞票,陈锦不禁自嘲的一笑,原来自始至终,她都拿自己是一个牛郎,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牛郎,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一个牛郎本来就不能将自己的感情放在工作当中去,尤其是爱上了一个自己只是见过一面的女人之后。 “书晴,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秦小柯兴高采烈的拎着一堆好吃的来到了尹书晴的病房里。 自从那一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之后,尹书晴想清楚了很多,既然自己不能够去改变已经成为事实的事情,还不如好好的去面对将来,有这么多的人爱着自己,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的活着呢,既然孩子没有了,自己还有秦小柯,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若是再这么一直消弭下去,他们就会一直担心着自己。 尹书晴看着兴高采烈的秦小柯笑着说道:“你每天都给我带来好吃的,你都快把我给养胖了,再这样下去,我都变成一头猪了。” 虽然秦小柯的胳膊是自己砍伤的,尹书晴很是愧疚,但是,秦小柯根本就不想让尹书晴提起这件事,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干什么要继续追究下去呢,再说了,秦小柯根本就不在乎这点伤,上了战场,受遇到的伤多了去呢。 再说了,只要郑浩然不在乎,不久什么都没有了吗? SamHui三星手机不停的重启微信动漫头像图片大全启东新闻网今日启东深夜食堂1游钓中国第1季施予斐写真钱宝网手机客户端苹果版身份的证明电视剧播放我爸发烧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