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牛:

灯火交汇,热流也交融在一起,这样的热浪袭击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显得都有些热烈,这样的夜色下面,簇动的火光映衬着每个人的脸庞是那么的清晰,但是却又是那么的虚假和模糊,让你根本看不真切。 “哟,这不是六王爷嘛,这大半夜的居然还有时间到这里,这可真的是稀客呢还是贵客呢?”德妃说的话中带刺酸不溜秋的。 这个时候六王爷敢过来肯定是不会有好事的,轻的是来恶心一下自己,重的话可能会让自己白忙活了一个晚上,但是她内心也是很坚决的,不管今天晚上如何她都要将丁若雪带走! “这个可就要看德妃娘娘怎么认为了,欢乐斗牛说欢乐斗牛是贵客,您说不定还以为欢乐斗牛是不速之客呢!”六王爷礼节性的给德妃请了一个安,也笑面虎一样的回应了德妃。 两个人暗里明里都在交锋,隔得老远丁九溪都能感觉到这两个人在交锋!无形之中的刀光剑影! 而丁若雪看见墨然的时候,刚才还几乎一片死灰的眼里,突然就像是看见了希望一样,“六王爷,救欢乐斗牛!” 丁若雪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喊出来了,而她看不见的是墨然的眉间不自然的微皱了一下,然后又快速的松开了。 听见丁若雪这样叫,德妃的心情突然大好,“哟,原来六王爷是过来搭救雪嫔的啊,只是不知道六王爷可知道这雪嫔今天犯的是什么事情!” 德妃的挑衅让墨然心中很不爽,但是面上却不能表露,只能忍着,吞咽下这口气!“德妃娘娘说笑了,欢乐斗牛只是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德妃娘娘怎么就扯到救人上面去了!” 德妃对这个答案很满意,至少无形之中是压了他一头的,“既然是这样,那就请六王爷在旁边看着吧,我还得先带人走了!” 一听德妃这话,丁若雪整个人都急了! “六王爷,你不是过来救我的吗?难懂你要对我袖手旁观吗?”话还没有说到两句呢,丁若雪就已经急了! 这个时候德妃反而不急了,这个丁若雪就是个蠢包,她乐意看着这个时候丁九溪给墨然来点失望的药。 她对手下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就自动退开了几步,给丁若雪多腾挪出了一些空间让她施展她的才能! 墨然想转身走,另外想办法算了,这个时候的局面,就因为丁若雪两句话,直接将他置于了被动的位置,如果她聪明的话,她一开始就不应该说话。 要不是想着丁隐,想着他手中的权利,墨然现在是看都不想看到丁若雪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墨然居然从丁若雪的身上看见了丁九溪的影子,而丁九溪跟丁若雪两个人想比较, 那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这个时候他突然庆幸自己紧着德妃后面也准备给丁九溪提亲是多么正确的一个选择,如果损失了一个丁若雪能留住丁九溪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怕到时候连丁九溪也留不住可就不好了。 德妃见墨然半天没有动静,心中有些冷笑,她倒要看看这个墨然能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六王爷,您这还真的是过来看戏的啊。” “那是自然的啊,只是不知道这个雪嫔究竟是犯了什么事情,居然能引得德妃娘娘如此阵仗,居然还要扣押起来。”墨然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德妃不屑的笑道,“六王爷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为什么大半夜的还出现在这里,我以为你就是特意过来救雪嫔娘娘的呢,没想到我还想错了。”说着德妃跟墨子清两人相视一笑。 墨子清也接过了话头,“既然六王爷不知道事情,那么我就给你说个大概吧,咱们的雪嫔娘娘居然在皇宫之中秽乱宫闱,做下了大逆不道厚颜无耻之事,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棘手呢。” 后面一句其实也算是墨子清为墨然叹息说道的吧,本来就不是一件能轻易掩盖下的事情,结果到最后, “德妃娘娘有所不知,我对这件事情还是真的不知道详情呢,这其中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墨然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牵强,或许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误会?我倒想是一个误会啊,在这个时候关键的时候,如果是一个误会的话,那么还真的是皆大欢喜,但是当时的情景可是不容抵赖的,本宫还不至于信口雌黄去无赖她一个嫔位!”德妃很是不屑的说道。 而这次丁若雪是真的收到了而且明确的理解了墨然眼中的含义,“不不不,德妃娘娘,这真的是一个误会!” “误会?”墨子清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丁若雪居然就改口了,所以也有些吃惊。 “是的,是的,一切都是因为他,都是他,是他强迫我的,跟我没有关系!德妃娘娘你要明察啊,太子殿下明察,六皇子明察!” 这个时候丁若雪已经顾不上自己是墨子清和墨然的庶母了,也跪了下来一个劲儿的磕头。 墨然总算是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了,这个丁若雪也算是没有笨到家!“德妃娘娘,看雪嫔都这样说了,或许这其中真的就是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呢?”墨然逮到了机会说道。 “隐情?事情都已经抓到了想现行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你当本宫是在跟你们玩过家家吗?”德妃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居然在这里捣乱,虽然改变不了什么解决吧,但是是真的恶心人! “德妃娘娘消气,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希望这件事情可以说明白点,别到时候冤枉了人就不好了,毕竟这位是雪嫔,可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什么的。”墨然解释着。 他不得不委屈自己好言跟的德妃说话,说的不好听一点的话,那简直就是腆着脸在说话啊,这中感觉让墨然觉得非常的憋屈,但是这却让德妃非常的高兴。 “没有什么意思最好了,放心,这件事情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等明天这件事情就要交给皇上去定夺,皇上明察秋毫,定不会冤枉了任何一个人。”德妃直接就将皇上给搬出来镇压墨然了。 “好像没有什么好戏看啊,我以为墨然会比较强势的呢,没有想到今天他居然做成了一个缩头乌龟,没意思!”丁九溪在远处突然觉得没了兴致,很不高兴的抱怨。 “那你想怎么样,你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玄澈有些好笑,他们两个人趴在这里看热闹,丁九溪居然还觉得热闹不够热闹。 “我巴不得他们两个能打起来呢,最好是两败俱伤,反正丁若雪的事情已经是铁证如山了, 这个时候她们狡辩的越多,到时候就只会越不让人容忍。而德妃和墨然这个时候肯定是要掐架的,只会不知道这个时候不爆发!” 对于这两个人没有爆发,丁九溪还是有些耿耿于怀,“我好不容易给他们安排一场戏,居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激烈,我有些失望啊,不对是非常的失望!”最后丁九溪还肯定的重复了一次。 “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计划是我们不知道的,我看着丁若雪这个事情更多的就像是一个导火索而已,真正的较量他们还是会放在朝堂之上的,所以你想看热闹估计是过不了瘾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是一个正常的分析,但是从玄澈的嘴巴里面说出来之后就总是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思。 丁九溪斜睨着陆谨言看到,“你这是在故意挑衅我吗?” “没有啊!”玄澈又恢复了一本正经。 “变脸还真的是快!”丁九溪轻啐了一下,然后也没在说什么继续看好戏,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好戏可看的样子。 这边墨然已经有些无话可说了他淡淡的看了一眼丁若雪,似乎是要放弃的意思。 而这一眼让丁若雪感觉到浑身一颤,墨然可是她最后的希望啊,她本来还以为墨然不会知道这件事,想着怎么给他送消息,让他来帮自己,没有想到他过来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高兴一下,却发现他居然放弃救她,这怎么能不让丁若雪感觉到绝望! “六皇子!”丁若雪还不甘心,希望墨然能回心转意,但是她喊出来的话,却被漠然的话给不轻不重的挡了回来。 “雪嫔娘娘,如果你是被冤枉的话,我们定会上报皇上,让皇上明察,所以还是先让雪嫔娘娘委屈一下,到时候查清楚了真相,自然也就会还雪嫔娘娘一个公道了。” 墨然说这个话,其实是有含义的,首先就是可以安抚住丁若雪,不至于让她瞬间就跟自己闹翻,从而也安抚住了丁隐,还可以直接挑拨一下丁隐跟太子之间的关系,让他们用无合作的可能。 其次呢,就是迷惑一下德妃而已,在她的面前服个软,让她们高调一会儿,那么她们吸引的目光自然也是最多的了。 苹果手机壳4卡通二手手机诺基亚直板新闻联播1997新闻联播剧本台词打黑反腐电视剧大全我喜欢你你知道吗爱戒手机截图软件哪款好用神仙道2016论坛汕头新闻20120308苹果手机充电器iphone4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