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乐斗地主:

离枭虽然已经离开悬崖那边,但是心里的牵挂却还是没能消除,他每日每夜的都要问上一遍莫雨的下落,今日,刚好在他问完之后,太监们便把今日的奏折拿了上来。 “皇上,这是今日间的奏折。” 离枭挥了挥手,黑衣暗卫便不见了踪影,他看了眼太监手里拖着的奏折,没有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放下吧。” 近日来,出了赫连召和可赫连云的事情,但是也没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了。 离枭自从从悬崖边回来,就在马不停蹄的处理之前堆积的一切实务,好不容易在昨日的时候才处理了干净,心里就开始盘算着要和秦国算一算赫连召这件事情的账。 他随手拿了一个奏折,翻来看了两眼,顿时一手狠狠一拍,把奏折扔到了地上。 “他秦国以为炫乐斗地主们离国好欺负?!” 离枭平日里看着阴阴沉沉,但是并不见得太爱生气,虽说帝王喜怒无常,离枭倒是在某些方面算得上是一个脾气比较好的帝王。 今日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使得他的身旁的那这个太监婢女顿时心中一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惹到了皇帝。 “皇上息怒!” 跪满了一地的婢女太监突然就大声的说道,声音里充满了恐惧感。 帝王一怒,可是会伏尸百万! “去,把众位大臣都叫过来,就说朕有大事相商。” 离枭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愤怒,对着跪在地上的人毫无表情的说道。 等到各位大臣都已经站满了御书房的房间时,离枭仍然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手里的那份奏折。 “今日,朕收到了一份从秦国来的奏折,众位大臣可以猜一猜,秦国给朕真的一个奏折,是想要干什么。” 他盯着书桌前面的一堆人,冷冷的说道。 可是站在他年前的众位大臣相互的看了几眼,迟疑了一瞬,才异口同声的说道:“臣无能,猜不到。” “哼,你们当然猜不到。这可是秦国的一份和解书。” 和解书? 众位大臣又是纳闷又是可疑的看着对方。 赫连召劫持皇后的事情,他们都有所耳闻。他们的心里也知道,掉入了悬崖,也定然是凶多吉少了,可是皇上却下了命令,禁止讨论皇后的事情。 因为皇上并不相信他们的皇后已经香消玉殒了。 所以,纵然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皇上说“皇上请节哀,皇后定然已经回不来了。” 所以,他们的心里都有准备,皇上对秦国,定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可是今日,皇上竟然收到了秦国的和解书! 想来秦国的皇上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占什么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最后,这件事情到底如何解决,还是要看离国皇上的脸色。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众位大臣觉得,秦国的和解书,朕要不要接受?” 这…… 离枭的这一问话,倒是让他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实在是有些进退两难。 “兵部尚书,你来说说,究竟还怎么办?” 被点名的兵部尚书愣了一下,才缓缓的上前,低头想了良久,才轻声的说道:“皇上,以微臣看来,既然秦国已经低头想要和解,那么炫乐斗地主们离国就干脆直接顺水推舟,接受了离国的这一建议,顺势,也算是秦国欠下了炫乐斗地主们离国的一个人情。” 接受和解? 离枭眯了眯眼,盯着兵部尚书看了许久,直看的他满脸冒着冷汗,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原来爱卿是真的想的。那你们呢?也是这样想的吗?” 离枭看着其他人,冷冷的说道。 出了兵部尚书,其他的人均是沉沉的低着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这个时候,谁还能敢撞上去? 离枭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本来并不想要和秦国和解,更不用让秦国欠什么人情,但是如今,看这些大臣们的意思,定然是要让他接受和解。 这样的意思,离枭也是明白的。 天下和平已久,断然是不想要再在几国之间,出现什么纷争了。 战争,永远比人心更可怕。 离枭在心里叹了口气,渐渐的冷静下来,仍是冷眼看着众位臣子。 “既然众位大臣这样认为,那朕也会好好考虑考虑,只是却不能就这么便宜了秦国。” 莫雨的仇,他还未报。 只是如今国中离天势力已经除去,自己虽然完全掌握了大权,但是却并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若是今日他定是要开战,怕是会受到非常多的阻拦。 罢了。 “你说什么?离国答应和解的前提,是炫乐斗地主们要开通和离国的经商之路,还要免除离国人的赋税?” 秦国皇帝不知道要有什么样的反应。 开通和离国的经商之路,确实是一件有益于两国的事情,但是免除赋税,这就有点…… “是的,皇上。离国的皇上说,只有这样,才能答应和解,并且放了四皇子殿下。” 好你个离枭!竟然拿赫连云来威胁他! 众所周知,秦国的财富,一般都是要靠经商之人的赋税,如今不仅开了经商之路,而且还免了赋税,那秦国人的收入定然不会像是以前一般,而且还要免了离国人的赋税。 真是可恨!可是如今,却没有什么办法。 “回离国的国书,就说,朕同意了。” 秦国君主最后,终是咬牙切齿的回到。 “是。” 底下的人答应后,就快速的出了大殿的门。 君主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也实在是忍受不了。还是早点溜出去的好。 “来人”秦国君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门外大声的喊到。 “皇上?”门外的侍卫听到声音,快速的进门,恭敬的对着皇上说道。 “你们派人,接着寻找太子,一定要把太子找回来!” “是!” 赫连召在离国失踪,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既然赫连云现在能找回来,那么,赫连召也定然会找回来的。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找到太子殿下!快去!” 秦国和离国之间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和各种的细节。 莫雨自从不辞而别,离开了云伯以后,她就开始在各处四处的走动。 一日,他到了一处十分荒凉的地方,此处的阳光甚是刺眼,她走了许久,终于有些累的走不动了,终于找到一处比较凉快的地方,做了下去。 只是还不等她休息片刻,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声响。莫雨顿时警惕的看着远处的动静。 “公子,天气太热了,不如炫乐斗地主们在前方先休息片刻,等太阳不再这么毒之后,再接着前行吧。” 一个年轻的声音在远处穿了过来。 “好。” 莫雨集中全部的精力,浑身僵硬的看着来人,就在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时,莫雨忽然起身,走到大树的后面,隐藏住了自己的身影。 如今,她已经是掉进悬崖死去的离国皇后,定然不能让相干的人知道她还没有去世的消息。此时,前方的人虽然身份未明,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藏起来再说。 “公子,这里有一颗茂密的大树,想来我们可以在这里先休息片刻了。” 莫雨侧身看着眼前的情景。 一个看起来就像是小厮的人,盯着她身前的这棵大树,高兴的同他身后的人说到。 他的身后悠悠的走出来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看着这位小厮摇着头说道:“阿万,你什么时侯才能学的稳重一点。” 被他叫做阿万的人回头看着他,十分不满的说道:“公子,我都说的多少遍了,这不叫不稳重,这叫活泼。你平日里纵使一副神在在的样子,一点都不活泼,像你这样的,有哪位人家的姑娘会喜欢你。” 被称作公子的男子闻言,哈哈的大笑了两声,低声的对着阿万说了句什么,但是由于莫雨和他距离的比较远,倒是没听清楚他说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两人的露面倒是让莫雨放心了不少。看起来倒是她没见过的人,因该不会是离枭或者是赫连召的人,只要不是这两个人的属下,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样想着,莫雨忽然从大树后面窜了出来,惹得她身前的阿万惊呼了一声。 “哎呦喂,吓死人了!这是谁啊?” 阿万看着莫名其妙窜出来的莫雨,警惕的上下打量着。 “你是谁,为什么要躲在大树的后面,可是有什么阴谋?” 莫雨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若是她有什么阴谋,怎么可能就这么单身起码的窜出来,怎么可能就这么什么都没准备的窜出来。 “小女子只是路过这里,在这里乘凉,两位公子莫要介意。” 莫雨伏了伏身子,对着两人行了个简单的礼,随后才可抬头仔细的打量着两人。 她的视线从阿万的脸上移动到身后那位公子的脸上,正好和他的视线多了个正着。 只见那个公子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低声的说道:“在下凤国商人,巫江,见过姑娘。” 原来是凤国的商人,不过怎么就两个人?没有见到他们的商队? 49天打胎百度地图更新上报手机有必要用防尘塞吗美好生活张嘉译背的包男士快手视频制作软件配音我的老爸是暖男大结局来伊份手机会员苹果手机的短信设置在哪里尼古拉斯凯奇电影下载动漫图片女生冷酷

发表评论